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崔氏兄弟趣事(1)  

2010-01-14 19:55:53|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崔殿英、崔殿友是同胞兄弟,祖籍山东,都已四十出头。殿英为兄,人称大老崔,殿友为弟,人称二老崔。

先说说大老崔,高小文化,160cm的个头,卷曲的头发,发际很高,后脑勺下露出短粗的脖梗,个头不高,但嗓音洪亮,嘿嘿一笑,露出被纸烟熏黑的门牙。大老崔的老伴姓杨,人称杨老㧟,心地善良,别人伤心,她去劝慰,不一会就陪着一起哭鼻子抹泪。大老崔为人豪爽,爱喝酒,也能喝酒,由于家中就老夫妻俩,没有儿女,家境相对宽裕,这也给大老崔喝酒提供了经济条件。

首次认识大老崔,是一次早晨去井台打水。我挑着水桶往井台走,远远听见井台上的那个人,正大声唱着山东小调,情绪很是投入,听上去是纯正的山东口音。来到那人身后,我耐心地静静等着,而那人打了一桶水,把吊桶放回井里,却没去摇辘轳,而是站在那儿,边唱两手边比划起来,兴致正浓,竟没有发现背后有人。看着他那滑稽的模样,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他猛的回头,看见了我,于是,嘿,嘿,嘿,羞涩地笑了起来,样子像个天真顽皮的小孩。

大老崔先是在畜牧排,后来在副业排当排长。在畜牧排的时候,大老崔常常亲自带队,赶着马车去营部团部送货拉货。由于北大荒的寒冷季节比较长,赶马车没遮没拦,跑长途很辛苦,所以常要喝点酒御寒。每次出车,大老崔都领着大家在连部小卖部喝上一盅,赶车上路,去营部,卸完车装上货,就在供销店喝一盅,然后赶车回连。去团部,因路途远,中途就在大和镇供销部喝一盅,然后在团部卸完车装上货,在团部饭店喝一盅往回赶,中途在大和镇供销部再喝一盅,整整车驾,紧紧缰绳,就往回赶。这每次喝酒的钱,数量不多,但基本都由大老崔掏腰包,外加上他那豪爽的性格,所以很多人都愿意跟他出车。

有那么一次,去团部粮食加工厂为食堂拉白面,按常例,依次在小卖部、大和镇喝了酒,到团部卸完车,又到粮食加工厂装上白面,然后在团部饭店,和大伙一起喝酒吃饭,喝完酒付完酒钱,大老崔醉醺醺、晃悠悠走出饭店,跳上马车,松开闸,大鞭子一甩,“得儿——驾!”就上了路。后面的哥几个打着饱嗝、嘬着牙花从饭店出来,见他已上路,也就赶紧驾车跟上。

一路上,大老崔迷迷糊糊的感觉这车怎么越跑越轻,越跑越欢,越跑越快,过了大和镇也没有停下,心里不由地犯嘀咕,“这马也没喝酒,今天咋这么来劲?”等回到连部来到食堂仓库,大老崔“吁——”叫住马,拉起闸,跳下车,回头一看,傻了,眨巴眨巴眼睛,以为自己看花眼了,怎么满满一车面袋就剩半车了?……正当大老崔在那儿发愣呢,后面的哥几个,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嘘嘘赶来了,连嘴带鼻子都歪了,到跟前,两眼直瞪瞪瞅着大老崔,什么话也说不上来。

原来,将到大和镇时,大老崔的车大绳松了,面袋开始往下掉,越颠越松,越松越掉,跑一段,掉一袋,结果小半车的面袋都扔在了路上。这下可苦了后面的哥几个,跑一段就捡一袋,捡一袋就松一下绳,松一下绳又要再紧紧车。往前看,大老崔屁颠屁颠跑得正欢,任你喊破嗓子也听不见,到后来,大家干脆也就不解大绳了,捡起面袋就直接扔在车上。就这样一路颠簸,紧赶慢赶往前撵。

大老崔看看他们,再看看后面的车,突然,一下子明白是怎么回事,不由地哈、哈、哈,畅怀大笑起来,那爽朗的笑声,震耳欲聋,直冲云天,感染得哥几个手指着大老崔也一起捧腹大笑起来,那点不快在笑声消弭。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