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完达山里的故事(1)——野浴  

2010-01-24 21:57:20|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连驻地,位于完达山北麓,再往北是遐迩闻名的雁窝岛。伫立在六连,往北是烟波苍莽,一望无际的雁窝岛大草甸,往南则是连绵起伏,葱翠浓郁的完达山。

自己生于上海。在远古,上海这地方曾是碧波万顷的海湾,长江带来的大量泥沙,在此日积月累使之成为海滩,继而演变为陆地。大概是由于冲积而成的陆地,水太多,沙太散,所以地壳运动累死也难以拱起座山。上海有摩天高楼,却没有崇山峻岭,而地理位置与上海毗邻的苏南、浙西、浙北则多有奇峰秀岭。初到六连,远望完达山,亘古绵延,重峦叠嶂,白云缭绕,里面蕴藏着多少神奇的秘密,美丽的遐想常从心底油然升起。连队与完达山近在咫尺,在基建排工作,采石、伐木经常在山里出入,记忆中自然留下了许多与完达山有关的故事。                                  

先说说“完达山里的野浴”,称之为“野浴”,是因为在哈尔滨时,人们习惯将郊外聚餐,称为野餐、郊外旅游称为野游,由此推理,在郊外沐浴,顺理成章自然应该是野浴啰。

印象中,在北大荒基层连队,洗澡是件很奢侈的事,说奢侈并不是因为价格昂贵,而是因为太麻烦,太不方便。

夏天还可以。下班收工回来,打一桶水,在宿舍屋前,将可以袒露的部位尽情敞开,用水冲洗,不便袒露的部位,就回宿舍用毛巾擦擦。不过多数男知青只有前道工序,后面的步骤,怪累的,咱就免了罢,结果只是洗了个半成品。

冬天就比较费事。集体宿舍,屋里虽然暖和,但洗澡肯定不方便,一是人多地方小,扑腾不开,总不能一人洗,大家围观吧;二是屋里地面是土质的,一洗澡准和泥;三是热水、换水不方便。所以,冬天洗澡也只是用热水擦擦,其结果多数也是半成品。

野浴也有,主要是男知青,女知青的情况不清楚。如休息天去平原水库,水库地方视野开阔,风大,蚊子少,但一望二三里,十里八里无遮拦,水库大堤上人来车往,太过暴露自然不雅,只能借游泳时机洗把澡。还有就是去灌渠,不过洗之前,必需先在上风,用干草拢几堆火,上面再用青草蒙上,等冒出袅袅轻烟,然后再脱衣。“熏香沐浴”并非出于虔诚和圣洁,而是为了驱逐蚊子和小咬,即便如此,也必须速战速决,否则,其后果可想而知。

我最危险、无知的一次野浴,是在谷子地避雨。滂沱大雨来的急,我和一个当地青年跑不及,在谷垛下避雨,按经验,我们将衣服脱了,裹成一团塞进谷垛里,以免淋湿。忽然,我们突发奇想,来了灵感,这不是一场天赐的淋浴吗?反正也是淋个“落汤鸡”,不如借此机会洗个澡。于是干脆赤身裸体在重重雨幕中,冲了个痛快。后来才知道那样是很危险的,谷子地周围开阔,地势高,谷垛更是高出地面,很容易遭雷击。

总之,在北大荒洗个澡不容易,要想赤身裸体,痛快淋漓,认认真真地洗个澡,更非易事。所以偶尔有那么个机会,就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记得那是去砖厂驻勤,共四个人,任务是连里来车就装砖,不来车就出窑。出窑是件很苦的活,砖窑里面闷热,干燥,灰暴,戴两层口罩,出来一看,口罩里层还有两个黑黒的鼻孔印,要是不戴口罩,准能咳出一坨泥来。戴着风镜,镜框围眼睛画了一个圈,圈里忽闪着眼珠,圈外满头满脸都是灰,活脱一个“土猴”,耳孔如不塞上棉球,也不知会存进多少土去。出完窑能洗个澡,自然是最惬意不过的美事。

同去驻勤的有个老职工子弟,家就在砖厂附近。收工后他主动说领我们去洗澡,真是求之不得,于是哥几个带上毛巾,跟着他往山里走。步行约20多分钟,再翻过一个坡,进入山沟,面前是一片茂密的灌树丛,远处是浓郁的原始森林。他站在那,四处看看,说这里没人,随手将风镜系在树枝上,做个警示标志,以免不速之客贸然闯入。就领着我们钻了进去,约走了五、六十米,渐渐闻见哗哗的水声,不久一条宽约8米的山涧出现在眼前。

山涧水深有40公分左右,清澈见底,涧流中有数块石头露出水面,涧流旁是几块平整石板地,阳光透过树丛,照射在微微倾斜的石板上,好像是特地给人预备的床。山涧的上游掩映在树丛中,涧流从树丛下转出,先流入一个稍深的水潭,然后流经浅石滩,再拐个弯向下流去。四周静悄悄的,树林中偶尔传来几声鸟鸣。真是个世外桃源,人间仙境。哥几个不由分说脱了个赤条条,在水里美美地洗了起来。

后几天,我们天天抓紧时间,早早就把当天的活干利落了,然后,带着半导体收音机,拿上点吃的,就去了那里。洗完澡,躺在石板上晒太阳,听收音机,有两个哥们还拿了瓶酒,边吃边听边喝,美不胜收,优哉游哉,赛过神仙。

记得此后还有过一次野浴,是在采石场附近的山坳里,那条山涧,水比较浅,仅没过脚脖,涧里还有鱼。哥几个痛快淋漓地洗完澡,用石块围了个炉灶,用树棍穿着抓来的鱼,在火上慢慢烤着,尽管没有油盐酱醋,但那滋味也是异常的香。只是不能晒太阳。

美丽神奇的完达山,也不知有多少不为人知,令人陶醉的桃源胜地。唐宋那些文人墨客如能到此一游,肯定会留下许多传世的佳作,可惜我笨笔拙思。

回想当年在完达山里的野浴,那美丽悠闲宁静的环境,现在那些噪杂拥挤的海滨浴场,与之相比实在是相去甚远,逊色许多。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