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难忘那年除夕夜的饺子  

2010-02-10 18:44:36|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除夕临近。窗外,辞旧迎新的炮竹已迫不及待地“砰啪”作响,而我的思绪却回到了四十年前……。

那是1970年除夕。当时,六连已陆续从北京、双鸭山、上海、浙江来了几批知青。春节,除少数回家探亲,绝大部分留在了连队。为了让知青们过好年,连领导决定除夕夜为留队的知青包饺子吃。虽然在农业连队,平时却难得吃上饺子,消息传开,年岁大的还能掩饰,可我们这些年岁小的可就早早惦记上了。

连领导想法虽好,但全连有上百个知青,再加上单身职工,足有200余人。炊事班人手少可忙不过来。还是冯连长有办法,化整为零,各班自己包,然后统一送伙房煮。于是,通知各班将盆准备好,以便盛面、盛馅、盛饺子。

除夕这天午饭后,我们班开始“选盆”,就是挑选干净一些、能拿得出手、体面的盆,这过程绝不亚于现如今的“选美”。可以理解,美食美器嘛,脏兮兮、油腻腻的多影响食欲!

有人提议,小良子人干净讲究,用他的。拿来一看,哟!——这瓷,咋这模样了?你当球踢了?怎么看都像尿盆!不行不行,这要拿出去,人家准以为咱们馋急眼了,怎么端着尿盆就上阵了?咱们再馋,明面上还是应保持绅士的矜持风度,是不是?这盆落选啦!嘿,那盆干净,七成新,谁的?……没及答应,已经有人反对,不行,那小子老用来洗臭脚!那脚可比屎还熏人!哎哟,多漂亮的盆!也是的,你咋舍得洗臭脚呢?没办法,以水为净,那就里外多涮几遍吧,用开水再好好烫烫!好赖拿出去体面!说笑中,盆、几个塑料袋,以及向老职工借来的面板都已洗涮干净。时间还早,大伙躺在铺上,严阵以待,静静等候伙房的通知,鼻翼似乎已飘过阵阵的饺子香。来通知了,班里几个战士自告奋勇要一起去。

在伙房,炊事班已早早将东西准备好。面案上有称好的成坨的面,边上是些切下零散的面团。馅是北大荒冬季最现成的猪肉白菜,按人头每人半斤面半斤馅,不够整数另外再称。炊事班长大林称馅、另一个分面,忙得不亦乐乎。司务长老毛正记账,抬头看见我们去了,诧异地问,来这么多人干啥?人多力量大嚒!犯抢啦?哎!看着过瘾么!七嘴八舌,嘻嘻哈哈。

轮到我们了,班里有个机灵鬼,冲着大林就喊,“大林,那块地方的馅,肉多,你从那給咱们剜呀!”一会又对称面的说“这块面太稀,就咱爷们的关系,你还不给换一坨?”司务长听了,噗嗤笑了,拿笔敲他一下脑壳,说:“都一样的东西,怎么就干了稀了,肉多肉少?你这鬼东西又动什么心眼?”回头笑着对炊事班的其他人说:“你们可留点神,睁大眼睛盯紧了,别让这帮鬼机灵把咱们给耍了!”

领完东西,副班长和“机灵鬼”吃力地各端一盆,另有人拿了一饭盒干面,同去的其他战士却捂着肚子往回走。一进屋,像变戏法似地从棉袄里拽出塑料袋装的面和馅。原来他们和“机灵鬼”配合,玩了一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虽然不多,也够几个人的量。唉,都是饺子惹的祸!把好孩子馋出“病”来了。“机灵鬼”还学着司务长的声音怪声怪调地说:“你们几个盯紧了,别让这帮鬼机灵把咱们给——耍——了!”逗得大家捧肚子哈哈大笑。

说是说,笑是笑,东西是领回来了,该包饺子了,难题也来了。班里只有几个北方知青会,剩下的加上南方知青都不会,这可咋整?有人提议,改包馄饨吧?要不就改烙馅饼?可包馄饨,会的更少。烙馅饼,上哪烙去呀?还是包饺子吧!不会就慢慢来,只要不煮成疙瘩汤就行。于是,就认真摸索着干起来。

产品出来了,除了那几个“高手”,剩下的可现眼了!饺子皮厚薄不一,什么外形都有,就是没有圆的,有的用手硬是捏出个圆,那样子更难看。再看包好的饺子,大大小小,祖孙三代,馅算是裹进去了,可歪七扭八,病怏怏地趴着,没有一点精气神。哥几个倒挺乐观,自嘲道:别说模样不美,嚼着一样有味。肚里转上一圈,出来准是好肥!意思是说消化吸收彻底,不夹生。

正闹着呢,有人敲门。原来连领导也想到,有很多知青不会包饺子,所以组织一帮家属分别到各个班帮忙。大嫂们一进门看看我们包的饺子,再看看几个的脸,顿时格格地笑个不停,原来哥几个包饺子手艺不咋样,倒是挺卖力,脸上身上白花花一片。不一会小林排长送来香油和葱花,说拌在馅里更香,陈英班长拿来了鸡蛋,说拌在馅里,馅不会散。还有的老职工送来了自家的猪肉酸菜馅,……。

几位大嫂手脚就是麻溜,擀皮的,一人同时能擀几张饺子皮,包馅的,两手一合就是一个,看得哥几个都傻眼了。我们几个不会,就负责往盖簾上码,再拿到门斗冻上,盖簾不够,就在木板上铺张报纸,那时也不懂,这报纸上含铅。大嫂们称我们几个是“饺子腿”。说着笑着饺子包完了,大嫂们拍拍手,干干净净,出门又到别的班去。

炊事班通知,可以煮饺子了。大家收拾脸盆,装上冻饺准备送伙房。有人提出:今天我们班的饺子如此丰盛,可别跟别人混了,于是有人自告奋勇负责押送饺子,自然是“机灵鬼”带队。留守的人负责收拾房间,准备餐具。

很快饺子就端回来了,好几脸盆。大伙急不可耐,举着勺子、叉子开吃,有的干脆用手捡着往嘴里送,都是一个班的哥们,天天在一起,请不要客气哦!吃相么,也就不要太讲究啦!

吃着吃着,有人说:“哟!这饺子怎么包块奶糖?”“那是我包的,让你小子中彩啦!今年准交好运!”“啥好运?”“慢慢再说,现在没空,忙着呢!”于是,一片祝贺伴着一片笑声;

吃着吃着,又有人说:“咦!这怎么是鸡蛋韭菜馅?”那个说:“我这个好像是猪肉茄子的!”……原来,这些都是“机灵鬼”借着帮别的班煮饺子、捞饺子截获的“战利品”,数量虽然不多,品种却琳琅满目,于是,又是一片赞美伴着一片笑声;

有人自言自语,这韭菜、茄子在数九寒天的北大荒可是稀罕物,不容易搞到……,大家突然醒悟:原来别的班的饺子同样非常丰盛!笑声停了,屋里静了,一顿普普通通的饺子,惊动了多少人的心,融入了多少人的情。

知青为能吃顿饺子而高兴,而连领导、老职工则在仅有的能力和条件下,以简单朴实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关心,既不张扬,也不图回报,展现的是人与人之间真情的相通相融,一股暖流悄悄涌上每个人心头。

门响了,冯连长,赵副连长走了进来,向大家拜年。有几位战士咯、咯,直打饱嗝,冯连长宽厚地笑了,说,“快到伙房要点饺子汤,喝了就好。” 赵副连长看看哥几个撑得靠墙喘气的样,再回头往盆里一瞧,似乎看破了玄机,拿手漫无边际地频频指点着,“你们……!哈,哈,哈!”爽朗的笑声直冲房顶。可谁又知道,从中午到现在,几个连领导,至今还没踏进过自己的家门。

我在东北工作了27年,如今也学会了一次擀几张饺子皮和用手捏饺子,学会了拌各种饺子馅和饺子蒸、煮、煎的不同加工方法,但每逢除夕,自己还是要想起四十年前那顿普通平常,却包含了浓浓情意的除夕夜饺子,难以忘却,难以释怀。

当年的战友、大嫂、连领导,如今都好吗?在这里我给大家拜年了!愿好人一生平安!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