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难忘路铃花  

2010-03-18 20:40:56|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中的事,有的虽然在当时轰动一时,像明星一样大放异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就烟消云散,被人淡忘,像茫茫夜空划过的一颗流星,瞬息消失得无影无踪;有的虽然只是不经意的轻轻一抹,却在人生的画卷上留下一道亮丽的彩虹,令人终身难忘,刻骨铭心,犹如一坛浓郁的老酒,随着岁月的流失,更加醇香扑鼻,回味绵长。

那是四十一年前的往事,初到北大荒不久,旧病复发。白天大家都下地了,帐篷里显得空廓而冷清,帐篷的窗帘被高高撩起,早晨的阳光从窗户照进帐篷。接连几天静静躺在床上,看着缕缕阳光在帐篷里,由西往东慢慢移动,随着夜幕的降临,渐渐逝去;听着近处家属房传来的阵阵犬吠和鸡啼,远处畜牧排奶牛哞吼和马匹嘶鸣。我知道自己的病靠这样躺着静养,肯定不会痊愈,那么兵团是否具备这样的医疗手段和技术呢?不得而知,每天就这样躺着等着想着,孤寂无奈,不知所措。

这天,我正躺在床上漫无边际地想事,从帐篷外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由于长期在床上静卧,对细微的声音显得异常敏感。一会帐篷门口传来温暖柔和的话语:“起来了吗?我们可以进来吗?”随着我的回答,走进六个女知青,她们是北京知青何因、刘春兰、郭淑贞和张立文,双鸭山知青赵智敏和小孙。因初到连队,很多人不熟悉,只知何因、刘春兰和小孙是炊事班的,后来才知张立文是三排的,另两位是机务排的。

她们略带羞涩地互相推拥,像天使般微笑着,迈步走进来,手里捧着一个罐头瓶,瓶里插着满满的鲜花。细长的绿茎连着乳白色的花,花蕾像豆粒般大小,在阳光下轻轻闪烁,温馨而淡雅,洋溢着生命的气息。她们是特意结伴来看望我的,在问候之后,我问:“这叫什么花?”回答:“不知道,我们叫它‘路铃花’!”“是赵智敏、郭淑贞在草甸子开荒时,特意采的,我们把它送给你。” ……

其实,我与她们并不熟悉,有几个可以说是素昧平生。她们与我年龄相仿,同样处在需要父母关怀和呵护的花季,相同的境遇让我们从大江南北、五湖四海走到了一起,而如今当年龄相仿的我感到苦闷烦恼的时候,她们以自己的善良和纯真,热情而无私地奉上自己的关心和问候,没有任何的希求。一股暖流涌上我的心头。

此后,隔段时间,小孙就会来重新换一束,直到我到营卫生所治疗。

从营卫生所病愈返回连队,我心里总是惦念着那素雅的“路铃花”,但一直未能谋面。一次偶然的机会,去给开荒的拖拉机送饭。等驾驶员吃完饭,我坐在大犁一侧,跟着往前走。看着沉寂千年的荒原,第一次从长睡中醒来,乌黑油亮的泥土从大犁旁滚滚翻过,使人产生诗的畅想和歌的激情。忽然,眼睛一亮,几朵白色的小花从油亮的黑土上滚过:“路铃花”,我一阵惊喜,急忙跳下大犁,往前跑去。

前面是一片沼泽地,绿绒似的茫茫草地里开满了乳白色的“路铃花”,在草原微风吹拂下,犹如群星闪烁,好像在欢呼,欢迎我的到来,好象在微笑,怪我怎么才来。我已被眼前的情景深深地陶醉了。“路铃花”和其他野草野花相互簇拥、相互依偎,相互呵护,在这人迹罕至,苍凉蛮荒的地方,充满自信地盛开着,赋予荒原以生命的气息,赋予大地蓬勃向上的信心。

“路铃花”一种不知名的野花,既无人知晓其真实的姓名,也无人去研究她所属的纲、目、科、属,但她依旧执著顽强地在莽原上栖息生长,面对千百年的秋去春来,雪雨风霜,以自己瘦弱的身躯,默默无闻,生生不息,滋养着这片无人问津的土地。

“路铃花”,我人生路上的小花,伴随着我走过北大荒的艰苦岁月,走过人生的大半旅程。闪烁的花蕾,诉说着人性的真、善、美,展示着生命的拼搏和顽强,令人终身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