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完达山里的故事(9)——一锅“风味别致”的小米粥  

2010-03-08 18:36:23|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伙夫,三十出头,河南人,炊事班战士,干活利索,有洁癖。是连部派给上山伐木做饭的,名字已记不清,只知姓王,所以称其为王伙夫。

 住在地窨子,别人都没有条件洗涮,惟独王伙夫有。每天大家上工地了,他将面发上,然后将蒸馒头的笼屉水舀出来,将菜洗干净,顺手将要洗的内衣洗了,挂在外面的树枝上,将昨天的收进来搭在灶台上方横梁的铁丝上,伙房做饭温度高,容易干,这些琐事用他话说,也就是转手的工夫。完了就切菜淘米,炒菜熬粥。

 这天,他按部就班完成前面的步骤,将挂在外面的裤衩收回来,一看锅里的油已冒烟,赶紧将裤衩往梁上一搭,把菜推入锅里,炒了起来,那边小米粥也开了,又揭开锅盖,用勺搅拌着不让粘底。一手炒菜一手搅粥,也就仗着他是个利索人才忙得有条不紊,换个别人,肯定乱套。因为炒菜火要猛,又怕煳,所以需特别关注。粥呢,只要撒点面碱慢慢搅匀不粘底就行。一切忙活停当,也快到晌午。将菜盛入一个保温桶,一大锅粥,一半舀到另一个保温桶,一半留着大伙晚上回来喝。然后将保温桶装上小爬犁,用棉被捂严实了,拉着送往伐木工地。

 傍晚,大伙收工回来,解开绑腿坐在炕上聊天休息,正付排长则抽空到伙房帮着忙乎。我觉得烧火这活挺好玩,常去帮着烧火。这天,王伙夫神情有点反常,边做饭,边唠叨,“怪事,哪去了呢?”,声音不大,但来回磨叽,我觉得诧异,因不知就里,也就没有细打听。

 开饭了,大伙坐在炕沿上,咬着馒头,吃着菜,喝着小米粥。粥锅慢慢见底,忽然,伙房传来喊声:“怎么回事?抹布也掉进锅里了!”不会呀,王伙夫过去一看,顿时愕然,那不正是自己找了小半天的裤衩吗?大伙闻声都挤出来观看,先前那位用勺将裤衩高高挑起,很快有人认出,蓝色的小碎花,这是王伙夫的裤衩呀?王伙夫满脸通红,尴尬地站在一边嗫嚅着嘴,不知说啥好。

 别看从中午到现在,大伙唏哩呼噜地都喝得挺香,突然看见从小米粥里捞出条花裤衩来,条件反射,顿时感觉从嘴到嗓子眼全是异味,胃里也直翻腾。几个反应敏感的,用手指着王伙夫,说不出话,三步并作两步,奔出地窨子呕吐起来。

 也有态度冷静的,问王伙夫:“裤衩是不是洗了?洗干净了吗?” 王伙夫回答:“当然洗了!还在外面冻了一宿呢?”“是不是新做的?”“是新做的,上山前俺媳妇新给做的!”……其实,这些都是废话,是为了给自己宽心而已。无论是洗干净的裤衩,还是新做的裤衩,毕竟还是裤衩,肯定不会变成煎饼,更不可能熬出诱人的香味来。裤衩要能吃,还穿它干啥?拿来煮着吃不就完了嘛!

 也有人调侃:“我说今天的小米粥喝着,感觉碱大呢!原来,是你媳妇新给做的裤衩味特别浓啊!”于是,引来一场哄堂大笑。说是说,笑是笑,毕竟王伙夫一人每天要忙二十来号人的饭,确实非常辛苦,大伙还是通情达理的,事情很快平息下去。

 但王伙夫一直感到对不起大伙,心里愧疚。在那时候,兵团连队仿照解放军野战部队,每隔一段时间要召开一次民主生活会,会上大伙各自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这次会上王伙夫主动发言,斗私批修,自我检讨,说:“由于自己工作马虎,对革命工作缺乏责任心,结果让大家喝了锅‘裤衩粥’。”大伙为之哗然,本来已被淡忘的事,现在被重新提起,还上纲上线,堂而皇之命名,弄得大家哭笑不得,倒好像真品尝到那“裤衩粥”的别致风味了。

  评论这张
 
阅读(723)|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