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麻子传奇(3)——乐天达观的老童  

2010-05-22 14:03:13|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麻子,大号已记不清,祖籍云南,四十出头,转业军人,中共党员,原在工程营工作,后调到六连,在农工排工作。

老童工作认真,任劳任怨,吃苦受累总是抢在前,从不为工作而发牢骚。四十多岁的人还患有哮喘,脱粒、扬场这些暴土扬尘的活,他总是戴个口罩、蒙上纱巾,和年轻人搅合在一起。休息的时候,解下纱巾,满头大汗,脸憋得通红。大伙看着都心疼,可是,机器一转,他照样戴上口罩、蒙上纱巾,接着上场,毫不示弱。

刚来六连,大伙都尊敬地称他“老童”,他呢,也带着浓重的乡音自称“捞——捅”,随着他的乡音,大伙就嬉称他为“老——捅”,有的干脆称他是“总捅”,当然,也有人直接喊他“童麻子”。不论大伙怎么称呼,老童总是乐呵呵的“哎”一声,人缘好,从不生气。天长日久,老童的大名渐渐为大家所淡忘。记得一次全连大会上,副指导员点名,报的都是大名,可是到了老童这儿,卡了壳,一时想不起他的大名,正在尴尬的时候,老童在位置上喊了一句:“捅——麻子!”弄得全场哄堂大笑。

老童是个乐天派,整天都是笑呵呵的,一笑起来,眉毛眼睛弯成月牙状,觀骨上肉缩成两个亮晶晶的肉球,朝眼眶靠拢,像个弥勒佛,很有意思。因为患有哮喘病,有时边笑边说,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嗤嗤的声音,口水直往外呲。也因为老童总是笑呵呵的,没有发愁的时候,所以与他在一起总是笑声不断。有时遇到严肃的场合,老童认真地端坐在那里,或一本正经的发言,大伙倒反而觉得滑稽、别扭、不习惯。

老童最为搞笑的,是他关于一只鸡杀了三次的传奇。

话说那时恰逢农忙,头天晚上夜班,老童在场院脱谷,白天在家睡觉。老伴发现家里一只老母鸡,很长时间不下蛋了,光吃食,想把它杀了。老童睡得正香,老伴用力把他推醒,让他杀鸡。老童穿着大裤衩,迷迷糊糊钻出被窝,眼睛也没睁开。接过老伴手里的鸡,把鸡脖子上的毛揪下一撮,然后用刀在鸡脖上“噌”的一下,完事将鸡脖子往鸡翅膀下一掖,往墙角一扔,跑回屋子钻进被窝接着睡觉。

不一会老伴又来推他,“老头子,你杀的鸡呢?”“在院里墙角呢!”“哪儿呢?”老童钻出被窝,老两口在院里找了一圈,也没有鸡的影子,出院门一看,喝,那老母鸡正和一群鸡雏吃食呢!除了鸡脖子上少了一撮毛,是毫发无损。老童眨巴眨巴眼睛,“扑哧”笑了:“神了!”老伴再次把鸡抓住,交给老童,老童这回认真了,将刀在缸沿上来回蹭几下,然后又在鸡脖子上“噌”的一下,照样把鸡脖子往鸡翅膀下一掖,朝墙角一扔,又跑回屋子钻进被窝接着睡觉。

老伴看那只鸡在墙角两脚直抽搐,就去烧水。烧完开水,然后提着水壶和水桶出来,奔墙角准备拿那只鸡,刚到跟前,突然,那鸡两脚一蹬踏,翅膀一扑楞,鸡脖子从翅膀下面甩了出来,轱辘一下站直了。歪着脑袋冲着老童的老伴一步一步走来,脖子上还淌着血,一面走一面还咕、咕地叫着,那阵势好像要“以死相拼”。把老童的老伴吓得:“妈呀!”一声惊叫,倒退了好几步。

老伴一步窜进屋子,一把揪住老童的脖领子,把老童的脑袋摁在窗户上,说:“你个死老头子,你看看,怎么杀的鸡?你想吓死我呀?”老童往院里一看,那老母鸡在院子当中,歪着个脑袋正一步一步转圈走着,一边还不断咕、咕地叫着,好像在示威。瞅着瞅着,老童又“扑哧”乐了。

没办法,老童只好再从被窝钻出来,穿着大裤衩来到院子当间,去抓那只鸡。这回那只鸡好像成了精,老童挡在这,鸡咕咕跳到那,老童堵到那,鸡又咕咕跑到这,跟老童玩起了游击战,把老童累的气喘吁吁。老伴过来一起来堵截,那鸡呼啦啦飞上了豆秸垛。老两口围着豆秸垛来回转,那鸡在上面昂着个头,眼睛看着远处,咕咕地叫着。老童也急了:“格子的!”操起扫院子的大笤帚,站在椅子上,看准了一下把鸡从豆秸垛上扫了下来,自己也一个踉跄从椅子上跌坐在地上,但笤帚还是死死地摁住那只鸡不放。只见那鸡在笤帚底下咕咕叫着、扑腾着、挣扎着,搞得满院子的灰尘。老童抓住鸡之后,把鸡脖子扽直了,瞪圆了眼睛,一刀剁下去,鸡脑袋与身子分了家,将鸡血放尽,那鸡在地上扑腾几下翅膀不动了。老童呢,这一折腾,呼哧带喘,觉也没了。

晚上,上夜班脱谷,休息的时候,老童给大伙讲起白天杀鸡的事情。一会学着鸡的样子,摇头晃脑咕、咕地叫着,在地上来回转圈蹒跚,好像账房先生在一边盘算一边嘀咕;一会又捏着嗓子模仿老伴惊慌失措的叫声,用手揪着自己的脖领子数叨,就像后来电视里常出现的那只嗓音沙哑的“唐老鸭”;一会又重复着自己追鸡、抓鸡、杀鸡的动作……。绘声绘色,惟妙惟肖,逗得大伙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老童,哈哈大笑,眼睛挂着泪花,喘不上气来。

 

大伙有的说:“老童,你家那只鸡是鸡神,死得冤哪,临死挨三刀!”有的说:“老童,你家那只鸡是神鸡,死得不服呀,挨三刀才死!”老童说:“格舅子的!什么鸡神、神鸡的,两条鸡腿都进了我肚,活过来,也是只瘸鸡,神不了啦!”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