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麻子传奇(4)——耿直倔强的郭曰智  

2010-05-24 18:58:00|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麻子——郭曰智,四川人,四十出头,身高175CM以上,皮肤黝黑,身材较瘦。为人外粗内秀,质朴耿直,不苟言笑,脾气倔强。四个麻子,唯独他,人家不敢当面称呼他麻子。

老郭是基建排排长,木匠出身。木匠技艺相当精湛。记得我离开北大荒,去哈尔滨读书,临行郭排长做了一大一小两只箱子送我,小的能装在大的里面。两个箱子都采用榫卯拼接,没用一颗铁钉,所用榫卯,分为矩形和三角形,隐形和显形,细巧玲珑,严丝合缝。无论是在哈尔滨还是后来回到上海,人见人夸,称其是难得一见的珍品。老郭不善言表,我感觉到,他是将对我的友情深深地灌注在了箱子的制作中。

那时连里盖房,都是先制作房架,所谓房架就是一个等腰三角形,用檩条连接起来,安上椽子就成了房顶。制作房架时,需要在横梁上凿几个斜槽,以便将两条斜边的榫按在槽内,再用鈀局子连接固定。以往这斜槽是人工用斧子砍、凿子凿,费时费力,效率低下。一次我看见老郭一连几天,在做好的房架跟前转悠,不时地用手在房架上测量比划。过了两天,我看见他拿来一个像镐头似的东西,其刃口是一个横着的斧子。我好奇地问:这是什么?老郭告诉我:这叫锛子,以前老辈人制作槽形木器常用的工具。别说,用锛子来做斜槽,效率提高不少,先用锛子刨出雏形然后用扁铲稍加修整就完成了。这是我第一次见识锛子。

连里有位天津知青来北大荒时,带来一架小提琴,同宿舍的知青好奇也常拿来练习,不知是谁无意中给弄坏了,拉起来有点变声。琴主自然不高兴,颇有点夸张地说,这琴在北大荒没有人能够修理,这里的人连唱歌都跑调,怎么可能修这样高档的乐器!经他一说,此琴煞是了得,简直成了世外来物,同宿舍的人一时非常尴尬。老郭知道此事,很不以为然。让天津知青将琴拿来,第二天就把琴交给了他。一试,完好如初。问他哪儿出了毛病,老郭没说,只说这琴也是人做的,可惜我不会调音,否则就做上几十架,让喜欢的年轻人都玩玩。说得那位天津知青满脸通红。

老郭为人讲究实干,不喜欢说大话空话。身为排长的他总是以身作则,脏活、累活、苦活、危险活抢在头里,所以给大家留下很深的影响。那时,连队伐木采回来的原木都是自己破裁。连里有个圆锯场,最初是用拖拉机带动,后来有了电,开始使用大功率电机带动。圆锯操作台旁,铺有两条铁轨,一台铁架子轱辘车在轨道上行走,原木固定在铁架子轱辘车上,先锯去外皮,再逐步破成各种规格的木材。破裁时,送料的上锯口是危险活脏活,因为,这里不仅锯末直扑人脸,而且,如下锯口接料的人不注意,稍稍压下木材,已锯开的木料就会被高速运转的锯片带动,沿圆周飞向上锯口的人,那速度和力量都是相当大的。而老郭每次都是在上锯口。

事故终于发生了,那天在下锯口操作的是两个年轻人,当木材送过去之后,因为太沉,稍稍倒换一下手,结果一根约45CM2截面积的木材,像支投枪撞向老郭的右肩,老郭当场躺在了地上,经诊断肩胛骨骨折。事后俩个年轻人去看老郭,老郭安慰他们:“别往心里去,以后注意就是了!”但为此老郭却受到了事故处分。老郭受伤后,仅休息几天,打着石膏就返回了工地,不能干活就在现场指挥。痊愈之后,老郭的右胳膊伸不直,肌肉也明显萎缩。刚开始,老郭练习用左胳膊干活,再以后又练习用右胳膊干活,逐步恢复机能。但右胳膊的动作明显受影响,最明显的是拉锯的行程要减少一半,推刨子则歪斜着身子。

事情发生以后,大家很为老郭抱不平。因为此前也发生过一起工伤事故,严格的说,那纯属是主观上的违规操作,在推铁架子轱辘车时,手搭在了原木上,超出了安全界线,结果手指被圆锯截去几个。但后来既没有作事故处理,当事人还在、营、团、师进行了讲用,大讲其在关键时刻的“一闪念”。说什么在手指被锯片截断时,想到了毛主席,想到了董存瑞、黄继光,想到了天下还有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说什么铁架子轱辘车轮飞转,像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说什么圆锯片呼呼作响,像吹响了反帝反修的冲锋号,……。这是哪儿跟哪儿呀?不可思议!要这样,那一天就多死几个,不就实现共产主义了?我也奇怪了,手伸过去,手指掉下来,也就是一两秒钟的时间,他怎么能想得了这么多?

当然,这与当事人无关,当事人的表现也是可以的,既没有泡病号,也没有向连队提出任何补偿要求。这是局外人的刻意炒作,在人为地制造英雄。不过也太离谱、太不可信了。要是这样,依我看老郭的事迹足以编一部“英雄史诗”,有啥呀,上百斤的牛皮抡圆了豁出胆子吹呗!

    年终,大伙要评老郭为先进,老郭死也不肯,说到关键时候,老郭急了,瞪直眼睛说:“我又不会说,你们评我,这不是要我好看、让我出丑吗?谁再提,别怪我跟谁急!”他就是这么倔。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