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咱这眼神……”  

2010-05-28 20:56:40|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咱这眼神……”是一位老猎人的口头禅,大伙尊称他“老枪”,大号不清楚。

那是到北大荒后的第一个冬天。这天,陈英领着我们正在苞米地脱谷,远远看见苞米地的秸秆丛上,一顶狗皮帽子在忽闪着漂过来,嘎子对陈英说,“老枪”来了。不一会秸秆地里钻出一个老人,180CM以上的大个,身板结实,嗓音洪亮,脸膛黑红,花白的胡须在颌下飘动。一生戎装,狗皮帽子帽耳系在脑后,黑棉袄外面套件狗皮坎肩,皮朝外,毛冲里,腰里扎根宽宽的插满弹夹的皮带,右边挂个酒葫芦,左边别个装火药的日式铁盒,烟袋锅插在怀里,腿上打着绑腿,右边绑腿里裹着刀鞘,缠着皮绳的匕首柄露在外面。一杆长苗猎枪,枪绳挎在右肩上,枪口朝前枪身坠在腰间。后腰间挂着两只野鸡。两条猎狗跟随左右,老英雄好帅气,活脱一个二郎神转世。

老职工们与“老枪”很熟悉,快晌午了,陈英让大家休息,收拾一下准备吃午饭。随后大家就陪着“老枪”唠嗑,岁数大的称他为老哥,说:“老哥,今天好像收获不多嘛!”“嘿,咱这眼神,看见就没个跑,今天你们在这脱粒,轰隆隆炸响,野物都惊跑啦!”有的说:“就您这身子骨,再溜达个十年八年也没问题!”“哼!咱这眼神,只要腿脚利便,愿意动弹,没问题。” “老枪”说话爽快,透出一股侠胆豪气。

事后,嘎子告诉我,“老枪”住在大和镇,远近闻名,据说当年还给抗联送过信。老人家年纪一把,耳聪、目明、腿快,尤其是这眼神特好,猎物只要一出现,不用瞄准抬枪就打,把把不漏,准有。而且老人家还特豪爽,假如猎获猎物时,另有猎手在场,他就会将猎物让给对方,从不计较。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亲眼目睹了“老枪”打猎。那是个休息天,我照旧起来锻炼,但时间稍晚了一点。在公路边碰上“老枪”正往四连的方向去,于是自己好奇地跟在其后,想观摩一下他神奇的打猎过程。走着走着,从二号地里飞起一只野鸡,只见“老枪”将坠在腰间的猎枪,枪口一抬,不假思索,“砰”的一枪,那野鸡在空中一扑楞,一头扎向雪地,两条猎狗呼地蹿了上去,一会就叼着猎物回来了,野鸡还在挣扎,但已是奄奄一息。这天大概是因为地里没人作业,所以“老枪”收获颇丰,几乎每次都是同一个动作,一抬枪,一搂火,然后野鸡一扑楞扎进雪地里。 看他打猎真过瘾,就像伸手掸去衣袖上的灰、拍死眼前飞过的蚊子那样轻松潇洒。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不无恭维地说:“您老真厉害,眼神这么好!都不用瞄准,枪枪不漏,神了!”他说:“带打不打也几十年了,咱这眼神,没的说……”

我们是农业连队,平时没机会摸枪,尽管我非常羡慕“老枪”的神奇,总想模仿,品尝一下神枪的魅力,但没有机会。一次上山拉石头,汽车是团部运输连派在六连住勤的,司机带来一支猎枪,可比“老枪”的枪漂亮多了。我们在装车,司机拿着枪去附近转悠,我们装完车,司机也回来了,但两手空空。因为我们都很熟,所以缠着他,非要玩玩那枪,好赖就四个人,司机也很豪爽,答应让每个人放一枪。于是,我们在对面山崖石壁下,立根树杈,树杈上放块石头,司机告诉我们射击要领:眼睛、准星、目标三点成一线,枪托靠紧肩膀,搂火时屏住呼吸。他先做示范,只见他端着枪,枪口慢慢下落,一搂火,那块石头应声从树杈上掉了下来,然后,我们过去把石头重新摆好。他给装子弹,每人轮着玩了一把,完事那石头完好无损、纹丝不动,还在树杈上。司机笑着说:“嘿,你们这眼神,……”再想玩,不让了。回到连队,晚上我躺在床上,心想,我们几个年轻小伙子,眼神应该不比“老枪”差,这么认真地瞄,竟然连石头边都没沾上, 可“老枪”瞄都不瞄,却一枪一个准,这差距也忒大了!这个疑问在心里一直憋了很长时间,百思不得其解。

这年冬天,我去营部参加先进表彰会,会间休息,顺路去卫生所看望王军医他们。刚进卫生所感觉气氛不对,很紧张,但又不像是要命的大事。我往手术室一看,床上趴着一个人,头冲门,不认识,王军医在床那头,带个大口罩,全副的手术装备,嘴里唠叨着:“一颗,又一颗,……”走到另一间,看见孙大夫在那儿,旁边坐着的竟然是“老枪”,眉头紧皱。这是怎么回事?经孙大夫解释,才知道:原来手术室里躺着的那位,在前面的山里采蘑菇,期间有点内急,就蹲在树丛中方便,谁知赶巧“老枪”打猎路过此,远远看去,白花花的,以为是只肥野兔,一抬枪,一搂火,就干上了。我心里不由纳闷:“‘老枪’出手也太狠了,就算是只野兔,又不是没见过?一枪就够了,您老这是放了多少枪?从来没听说他有放第二枪的习惯呀?”

手术室传来喊声,手术完了,我跟在两位后面走过去。只见王军医刚洗完手,笑呵呵地说:“嚯!近二十粒铁砂子,碎的小的都不算。”“老枪”过去将一小瓶自家祖传的伤药递给床上那位,那位回头看着“老枪”,说:“嘿!您老哥这眼神,怎么还敢扛枪打猎?幸亏……”

听王军医一说,我才明白。原来“老枪”的猎枪是土造的,里面装的是铁砂子,一打出去是一片,说是打上的,不如说是罩上的,它不像类似步枪的那种猎枪,一打一个眼,而是一打糊一片,所以,刚才那位,臀部糊上了一片铁砂子,还好穿着棉袄,没有伤着腰,但棉袄都打开了花,伤得也不轻,伤癒后,还要进行X光透视,看有没有遗漏的铁砂。反正那臀部左一刀、右一刀,将来肯定全是疤。

我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老枪”不用瞄准,一抬枪,一搂火就有。不过,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毕竟是年逾古稀之人。换了我,不能说把把没有,反正搂十把,能有一把就不错。我想,“老枪”年轻时候,肯定相当了得,现在“廉颇老矣”岁数不饶人哪!

此事之后,再没见“老枪”出来打猎,说心里话,还真挺想他老那一抬枪,一搂火的飒爽英姿和那股不服老的英雄豪气。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