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不该夭折的《剪除与灌溉》  

2010-05-03 21:45:25|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0年“五四”青年节前夕,为了加强连队政治思想工作,活跃连队的思想,丰富业余文化生活,指导员建议各排成立板报组,出黑板报。动作快的排,已早早将板报抬到食堂门口展示。

 当时,我在二排,排里也组成了板报组,四个班每班一人,加上组长共五人。我是四班的,沈大庆是五班的。我们给自己的板报取名《剪除与灌溉》,源于鲁迅先生《并非闲话(三)》:“批评家的职务不但是剪除恶草,还得灌溉佳花——佳花的苗。”我们认为,既然是板报,就少不了对现实的人与事展开评论,无论是批评还是表扬,都应该旗帜鲜明,目的是要树立正气。

 板报组自发组织学习了毛主席的《纪念五四运动》,联系当前连队知青中存在的想法,确定板报首期内容采用提问的方式,拟定一组讨论题,提供给大家,希望通过讨论,分清是非,端正思想,树立自觉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信心。记得共提出18个问题,依稀记得有以下内容。

 在当前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过程中:我们知识青年的主观责任是什么?如何理解和体现“知识分子是首先觉悟的成分”?如何“实行和工农民众的相结合”?

 如何正确理解“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我们应该如何实施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如何正确理解贫下中农盲流来场的行为?等等。

 头天下班,板报组的成员边咬着馒头,边匆匆将板报出完,大家很兴奋,盼望展开一场认真的学习讨论。翌日晨会前,板报被抬到了食堂门口,很快就围了很多人,晨会上也有人在议论,应该说预期的效果还不错。但事情的发展却出乎意料,未到中午,二排长就被指导员叫去训斥一顿,随即板报被封停,当作反面教材立在那里。我特地到现场逐字逐句琢磨,怎么看,也品不出里面有什么反动的内容!真是一头雾水。

 大伙满腔沸腾的热情,被兜头浇了一盆凉水,出于什么理由没有解释,而且始终没有一个明确说法。事情的发展如同通常的政治事件一样,队伍开始分化,相关人员开始改变立场,重新表态。但有些人虽然表了态,只是表面应酬,心底里根本不明白自己究竟错在哪里?是出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无奈。很快,未表态的人寥寥无几,我和沈大庆也在其中,而真正从心里表态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大家无法理解指导员这种出尔反尔的行为。

  这天傍晚,一位与指导员走得比较近的人士来找我谈话,希望我能有所认识,改变态度。我自然很反感,因为二排的板报究竟错在哪里至今没有定论,不知错在哪里,我怎么表态?所以我保持着沉默。末了,那位郑重地告诉我,说:沈大庆的父亲是资产阶级学术权威。我说:这与板报应该没有直接关系,因为板报内容是板报组共同讨论的,不是一个人定的,而且沈大庆也不是组长。

 父亲曾说我的性格是宁折不弯,指的是我个性倔强,凡事总要讨个说法,没有合理的解释,不肯轻意附和。如今已近花甲之年,回顾自己的漫漫人生历程,由于这个“倒霉”个性,的确摔了不少跟头,也与许多机遇失之交臂。不过静心想想,自己也很充实,很坦然,虽然物质上贫乏一点,但心里非常敞亮,结交了不少挚友,回头望无甚遗憾。

 面对眼前板报事件,自己又犯了倔强的脾气。应该说自己当时确实很稚嫩,这不仅是指涉世不深,更重要的是缺少政治素养,阅历浅,学识浅。面对板报被封停,明明感觉自己没有错,却不知正确在哪里?不知如何去证明自己的正确?不知如何为自己辩护?

 二排板报事件之后,各排的板报都停了,全连仅留团支部一块板报,我虽然还是板报组成员,但工作积极性却差了很多,一场本来生气勃勃的学习讨论就这样被扼杀了。事后,有人向营部反映了此事,营部青年干事专程到六连了解情况,对二排的板报做了肯定,还召集板报组及相关人员进行了座谈,缓解了矛盾,但隔阂好像始终存在。

  为什么一个很好的愿望,会出现这样的结局,我百思不得其解,以后借助工作机会,向一些自己认为有学识、有资历的人请教,颇受启发。

 顾永祥,曾是营部直属中学的教导主任,老顾认为:板报组所提的问题,是知青中普遍存在的实际问题,有讨论的必要。通过讨论可以明确思想、提高认识,是件好事。由知青主动提出来讨论,更是件求之不得的好事。我问:哪为什么会给封停了呢?他想了想说:可能是你们所提的问题,人家还没有认真想过,没有思想准备,措手不及。所以封停是最简洁的处理办法。

 李东生,曾担任党校校长兼教员。老李对封停板报的事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做任何事都有个策略问题,有的事情虽然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未必是当前首要问题,即便是首要问题,如何提出也应讲究策略。有好的愿望,还需要有好的方法和措施,才会获得好的结果。

 张宗平,团部宣传股的干事。他态度鲜明而直白,显示出新闻工作者,特有的敏锐和干练。他说:从你所说的情况看,板报组的初衷和想法都没有问题,所采取的方式也是恰当的,为什么结果会这样?只能说明最初主张办黑板报的人的心态有问题,是一种既想玩火又怕光,既想玩水又怕湿的心态,怕事情一旦发动起来,自己收不了场。

 板报风波已是四十年前的往事,对我来说,此事是挫折也算不上挫折。通过此事,自己至少有三点体会:凡事不能只凭一时热情,要有全盘考虑;不能把自己当英雄,把群众当狗熊;遇事要自己动脑子思考,不能跟风。脑袋是用来想事的,值得庆幸的是,由于板报事件促成了自己读书思考的习惯,当然也滋长了自己那个“倒霉”的个性。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