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厕所的漫谈(续)  

2010-05-06 20:16:13|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上是大田作业偶尔碰上的事。其实,在机务排包车组这种尴尬事也挺多。那年在营卫生所住院,机务排的两个女知青到营部办事,顺路来看我,开始她俩坐在那里说话,说着说着不由自主地咯、咯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是笑自己,上下左右在自己身上扫了一遍,没啥呀,有点诧异?见我懵懂,她们笑得更高兴了,随后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我。原来,六连机务排包车组,有部分是男女组合的。

 话说那天夜班,拖拉机拉着大犁跑完了四圈,在地头稍稍休息,车长把撬杠递给女农机手,让她去清理一下犁板上的泥,将其支开,回头将拖拉机的大灯关了,在机车掩护下顺便放松了一下,完事钻进驾驶室倚着驾驶座打盹。迷迷糊糊听见农机手在叫他,说机车的水箱漏了。一激灵,赶紧起来到前面检查,没有啊,猛然想起自己刚才那泡憋了三圈的尿,也就支支吾吾地说:“没大碍,还能坚持!”农机手糊涂了,按技术规则说,这水箱漏了可是件大事,这么大一滩水,少说有小半箱!怎么会没事?而且还能坚持?可车长是师傅,他说了算。等又转了四圈停下车,农机手赶紧跑到前面去检查,想看看究竟有没有事,这时水箱正是热气腾腾的时候,还没有靠近就闻见一股臊臭,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原由。刚才她俩说的就是这事。此后,机务排的哥们也跟我笑谈过此事。自然,从他们嘴里说出来,就要加点作料,情节也变得玄乎了。

记得在六连有四座公共厕所,建筑结构全是草顶、拉合辫墙,其中一座就在我们二排独身宿舍的南面,约五十米。这里用的人最多,集体宿舍都在附近。老职工一般都在自己家园田地的茅房方便,肥水不外流嘛!所以,公共厕所的原始设计容量不是很大。在我们去六连之前,已经存在了好多年。整座厕所明显向西倾斜,像个半瘫的老人,披头散发,歪着脑袋,拉合辫墙上的土已剥落很多,露出里面的草辫,蹲在里面,后背能感觉到顺着墙的缝隙吹进来的阵阵冷风。粪池的深度也有限,那年下大雨,雨水灌满粪池,忽忽悠悠,满槽的粪水眼看就要水漫金山。冯连长赶紧组织人员在粪池的周围垒起一道一尺高的土埂,否则,厕所就成为粪水中的孤岛了。随着连队人员的大量增加,厕所的容量显然已经超负荷。

一次我从地里回来,急匆匆跑进厕所,站着就往墙上呲尿,突然,从隔壁传来喊声:“嗨,嗨,往哪儿尿呢?”我一惊,赶紧收拾利索,跑回宿舍,趴在窗户上往外看,正巧嘎子在我们宿舍,他问我怎么回事?我告诉了他,他硬是拽着我在地上转三圈,说撒尿时被激着必须这样,否则,以后会尿不出尿来的。没办法,我一边转一边回头朝窗外看,看见机务排的一个女知青从厕所出来,一边用手划拉胳膊闻闻,一边回头朝男厕所这边张望,大概她不知道我已经跑回了宿舍,当然更不知道我是无意的。谁知道那倒霉的墙会透水呢!再说,我也不知道她蹲在那儿呀!还紧挨着墙!用嘎子的话说:“算咱倒霉呗!再说咱还没问她收水钱呢!”嘿,反正以后再上厕所,我再也不愿往里走了。

那年春季风很大,呜——呜作响,蹲在厕所里,好比坐在风车里,大风将整座厕所揺得嘎嘎作响,直往下掉土、掉草屑,作为男厕、女厕标志的木牌,中间固定的钉子松了,一头朝上竖了起来。不过本连的都知道哪头是哪头,不会搞错。再说,怪臭的,谁也没想去扶正那牌子。碰巧,那年武装连拉练,经过六连,在连队礼堂休息,当时我正在上厕所,就听见外面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到厕所跟前,站住了,然后围着厕所转了一圈,接下去就听隔壁哗哗的水声,那位肯定被那块竖着的标志搞蒙了,50%的概率,情急之下选错了地方!不过那哥们很机智,显然发现自己错了,想改变也来不及了,干脆将错就错,就听隔壁响起一阵口哨声,而且很卖力,间歇中还带几声颇有阳刚之气的咳嗽声,既是壮胆也是暗示。我起身出来,那位也完事出来,一看外面正站着几个女的,正聚在一起嘀咕,明明被告知西面这间是女厕,怎么里面会传出男士的声音?再看那位勇士,挺胸昂头,神情坦然,吹着口哨,扬长而去,什么也没看见!回头我把此事跟同宿舍的哥们一学,大家乐得哈哈大笑。第二天,那块牌子被扶正了。

随着大风不断地晃动,那天早晨,我起来跑步,看见那厕所的草顶终于被大风掀落在一旁,厕所露了天。冯连长决定在原地再盖一个厕所,新盖的厕所是砖木结构的,房顶铺红瓦,面积比原来要大一倍还多,下面的粪池是用石头砌的,很深,地基很高,进厕所要踏上三级台阶,厕所内的地面是用一寸多厚的榆木板铺成,粪池空着的时候,从地板上走过,噔噔作响,像擂鼓一般。原来厕所的掏粪口是敞开的,掏粪方便,苍蝇进出也方便。新盖厕所的掏粪口,加上了木板盖,干净了许多,真是一座漂亮豪华的茅楼。刚盖好的时候,我们基建排瓦工班集体用自己的排泄为其剪了彩,成为第一批顾客。新盖的厕所虽然无法与现今城里的公厕相比,但在条件艰难的北大荒,已经堪称星级水平,很奢侈了,连里的一些老职工就说:拉泡屎还用这么讲究!

【原创】漫谈厕所的变迁(续) - 愚石 - 愚石

  厕所,以及上厕所,这些都是日常生活小事,在大部分人看来,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下三滥话题,往往嗤之以鼻。岂知,这是人类正常的生理需要,无论地位高低,学问深浅,富贵贫穷都不可避免。虽是小事,但事关民生,当官的不考虑就难保一方百姓的生活安宁,个人不注意就会殃及四邻。关于这个,不用高谈阔论、也不用强词夺理,谁要不服那就憋他三天,或者大伙集体去他家门口灌水,看看到底是不是重要话题。北大荒环境艰苦, 物质条件有限,发生那些事也是出于无奈,并非那里的人们天性就是如此,他们也在努力改善生活环境、改变生活习惯,不断提高生活的质量,他们是一群朴实可爱,值得我们尊重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