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申城又飘雪花  

2011-01-20 12:04:13|  分类: 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起来,见窗外灰蒙蒙的,以为又睡糊涂了,走近趴在窗玻璃上仔细看,才知昨晚下了一夜雪。小区道旁的香樟树蒙上了一层积雪,晶莹的白雪在浓密的树叶衬托下,树冠显得斑驳陆离,沉甸甸的。小区的林荫道上湿漉漉的,小车开过传来“唰、唰”的水声,自己就是被这唰唰声所惊醒。早餐后匆匆下楼,怕雪天乘车人多,路上堵车,耽误上班。

外面,雪依然悠闲地飘着,忽忽悠悠,悄然而下,越来越大,也看不清从何处而来,落到了那个归宿。远处的高楼笼罩在一片迷蒙中,变得隐隐约约;近处,社区的围墙、居民楼的遮阳棚、路边的轿车、街角的报亭,地上、树上、草坪上,能存雪的地方,都堆积起洁白蓬松的雪,往日泛黄的草坪变成一片洁白,道旁的冬青,绿叶托起一坨一坨白雪,恰似丰收的棉田。申城的雪就像申城人的性格,不急不躁,不温不火,温柔中透着刚强,糊涂中含着精明。 眼前的情景,将我的思绪带回到了东北,带回到了北大荒、哈尔滨。

北大荒的雪很少有飘飘悠悠的,那雪也难称其为花,就是很细的雪末,北风裹着雪末,呼啸横飞,在平地上形成一座座雪丘,雪丘后面拖着两缕长长的尾巴。我没去过沙漠,对奇特的半月形沙丘的体验,应该来自北大荒的雪丘。雪丘的表面有层硬壳,是因为雪在摩擦过程中飞速融化又冻结的结果,人在上面可以安然行走,不过体重过大,或走的人多了,就会掉进雪窝里,那也没事,不会弄湿衣服。不像南方,下雪如同下雨,又湿又冷。北大荒的积雪也不像申城的积雪,那样蓬松柔和,老实安分地慢慢堆砌,树干迎风的那面,会贴上一层硬雪盖,背风那面、树冠上,却一无所有,空空如野。类似申城的雪景,只有在北大荒的大山里才能看见,不过那阵势可要壮观许多。

在哈尔滨,城里很少能看见雪景,倒不是雪不大,那时有句口头语叫“雪就是命令”,因为积雪经人或车的踩压,很快就会形成一层硬壳,又亮又滑,行车走人很容易出危险。所以,各单位、各家各户都有责任包干区,每当下雪,都会自觉组织起来扫雪,铁锹扫把乱响,在道边堆起一道道雪墙,环卫部门很快就会将其拉走。但那又亮又滑的地面,对孩子们来说,却是个快乐的去处,可以打“哧溜滑”,抽“冰尜尜”,尽管大面上的雪已经扫尽,但他们总能在犄角旮旯寻觅到那欢乐场所,我儿子就曾在一个冬季,将两双棉鞋磨透了底。在哈尔滨要看雪景可以到江堰,也就是松花江畔,一曲《太阳岛上》使许多人迷恋上哈尔滨的夏天,其实哈尔滨的冬天一点不比夏天逊色,同样的迷人,令人陶醉。

申城人见下雪就发愁,又湿又冷,蔫蔫乎乎,不舒服;东北人到该下雪的时候不下雪也发愁,空气混浊易得病,下雪能净化空气,真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水土凝练一方情。 风雪北大荒、美丽的哈尔滨,我人生路上的驿站,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