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六连轶事(7)——小资情调  

2011-11-03 11:53:42|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如今的都市里,青年男女在公众场合手牵手结伴而行,已是司空见怪的事,即便有一些亲昵动作、甜蜜话语,也不会有人大惊小怪。而在我们上山下乡的那个年代,就很难说了,多少总会招来点非议,没准还会弄出点绯闻,尽管,都是些心照不宣的事情,但众人看你的眼光就会带点异样,像遇见外星人一样。

到北大荒连队数年后,一起工作的时间长了,一些男女知青之间的情感自然有点暧昧,尤其是那些男女混合作业、大龄青年居多的班排。在平常日子也会看到:有些人开始离群索居,行动变得诡秘;有些人常喜欢独自孤坐,傻傻地望着天,像丢了魂一样;也有些人变得容易兴奋,说话絮叨、爱咬文嚼字、注重着装打扮;下班收工后,虽然经过一天的工作,人困马乏,但在夕阳下的公路上,仍然会有人不辞辛苦在那并肩散步,等等。现在回想,两情相悦,这些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也有一些行为过火的人,如:不顾人家是否愿意,三天两头一封情书,近似于狂轰滥炸;不分场合地点,旁若无人,两个人卿卿我我,纠缠不清;甚至越轨偷尝禁果,并酿成后果。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连队的工作。

当初在北大荒的基层连队,政治思想工作主要由指导员负责,除重要学习内容由上级安排,平日的学习讨论基本是连队自行组织。记得那是一次上山伐木归来,正是农闲时节,指导员布置各个班排进行学习讨论:主题是“批判小资情调,树立革命情操,驱除歪风邪气。”重点自然是针对连队里的那些过火行为,还要求结合思想,联系实际。其实,对何谓“小资情调”,我们这些刚出校门不久的“小文化人”并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也许指导员知道,可他没说。反正带个“资”字,不臭也熏人,实际的讨论基本是针对“搞对象”而去。

我们二排四班的年轻人,除一个曾经有过对象,其余基本是光头一个,明面上没有热恋中的人士,也许私下有,那也应该是暗恋,并没有真正连线接头。让这些没有切身体验、甚至压根还没有想过此事的“光头”谈认识,真可谓是“隔行如隔山”,确实不知该从何谈起,更别说“结合思想,联系实际”了。头天的学习,大伙只是笼统地谈点看法,敷衍了事,更多的时间是拿着毛选,来回轮流反复地朗读《青年运动的方向》和《纪念五四运动》。第二天的会上,我问老顾,应该如何看待类似的事件?老顾五十来岁,河南人,原是营部中学的教导主任,据说曾在国民党青年军里当过教官,说话幽默,很受大家尊重。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有欲望、没品位那是动物,有品位、没欲望那是摆设,两情相爱关键是要有责任心,对后果敢于承担责任。”他显然没把人列在动物之内。老王接着说:“两个人的事,不光有感情,也有责任,好比签了合同,后果自然应该由双方共同承担。”老王的话是有他切身体验的。在他俩带动下,大伙也开始东拉西扯,大致可归纳为:两人在一起总得有事做,不可能老是学毛选、谈体会,那就太乏味了。可是北大荒的业余生活实在太枯燥,适合于年轻人的内容更是少之又少。

我们四班的隔壁是二排五班,五班长刘立朝,原籍山西,瘦高挑,嗓门粗犷,为人豪爽,文化程度不高,平日说话总爱带个“哥们”,因此人送雅号“刘哥们”。“刘哥们”说话行事,干脆利落,尤其擅长归纳总结,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不过,有时问题经过他的简化,倒反而会变得更复杂了。这天,从隔壁传来争吵声,大嗓门说话的是外号“土豆”的北京知青:“你们老职工回家,有老婆孩子热炕头,有人说话,有人烫酒,咱哥们有啥?这倒好,现在谈个对象还犯了错了,还让不让人活了?再说,咱也是爷们,咱哥们到现在还没和女孩子牵过手呢!怎么联系实际?”后面是众人的一阵哄笑。有人接茬说:“号召知青要扎根边疆,却不让搞对象,这不成出家扎根当和尚了!”原来“刘哥们”将指导员的讨论题简化为:“批判小资产阶级的搞对象”,经他简化,很容易让人误解为,搞对象是小资产阶级的专利,年轻人应该拒绝搞对象。与指导员布置的讨论主题完全岔劈了,他却忘了自己也是个有家室的人。毫无疑问,自然要引来“土豆”们的反驳。

别说当初,即便今日,笔者对“小资情调”的确切含义还是拿不太准,前些日子特意查了相关资料,方有所悟。大致是指:有点小钱,但并非腰缠万贯,受自身物质条件的限制,比较注重生活质量和效率。在过去特指向往西方思想生活,追求内心体验,追求物质和精神享受的年轻人,是一种颓废情绪的象征;而今赋予了新义,是指一种追求生活品味,引领时尚新潮的年轻人。前者显然是一种贬义,而后者至少也是一种中性的表述。

四十年前的旧事重提,应该说指导员的设想没有错,至少是职责范围内的事,只是具体的启发引导上好像还欠点火候。指导员的学识水平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连队工作的。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