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六连轶事(11)——品味“末日”  

2011-12-12 13:37:54|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网上流传说, 2012年12月21日是玛雅人所预言的世界末日,到那天,夜晚降临以后,黎明将不再到来。闭眼一想还真有点恐怖。不过,好像玛雅人也没真将其视为“末日”,因为,此后的玛雅历法还在延续,真要是“末日”,还用得着历法吗?最新科学的解释也说,2012年的地球将多灾多难,因为,是年恰逢太阳耀斑周期性大爆发,将干扰地球的磁场,导致厄尔尼诺现象,引发自然灾害。既然是周期性的,想必已不是首次经历,听天由命吧!不过这些倒使我想起在北大荒的一件往事,也与老天有关,当时的情景确实很恐怖,不是“末日”却酷似“末日”。

记得那天是去水稻田插秧,所有的农工排都参与了。稻田在连队驻地西侧,约有近千亩地,以前这里是一片低洼地,不能种植大田作物,荒草遍野,鸟兽出没,因地处平原水库的下坎,遂开垦成了水稻田。上级为此还派来一位名叫金康子的朝鲜族水稻技术员。早晨出工时,天空阳光明媚,万里无云,俨然是个不错的好天气。

来到稻田,各班排分开,大家脱下鞋卷起裤腿开始工作,使用的是一种手动插秧机,秧苗装在前面的料斗里,往下一按一排秧苗插入泥中,每次能插一米左右的宽度,往后一拖隔开一个行距,再插第二排。因插秧机数量有限,冯连长带头脱鞋卷起裤腿,站在泥里用手工插秧,大家也纷纷效仿。装秧苗的柳条背篓,被分散到各班排的田埂上。大家正干得热火朝天,从西面隐隐传来沉闷的雷声,此时,天空依旧是阳光灿烂,万里无云,没有一点下雨的迹象。这雷声好像是来自天边,又好像是来自地下。按照以往的经验,西边的雨,通常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很快就会销声匿迹,所以大家依旧插秧如故。

大约上午九点左右,天边的雷声越来越频,如有一个巨球在天穹隆隆滚过,低沉、缓慢而连绵不断。往西看,荒原尽头沿地平线上隆起一丛丛乌云,仿佛莽原上突然冒出一片茂密的树林,高低错落,树林中时有闪电掠过。俗话说“顶风雨,顺风船。”眼前没有一丝风,根据以往的经验,即便有雨,短时间内也不会下到我们的头上,没准就绕到别处去了。大家见冯连长依旧光着脚,挽着袖子在水田里弯腰忙碌着,心里也就镇定下来。值班排长自然不好意思贸然下达撤退收工的命令。

约十分钟左右,西边的乌云迅速爬升,好像一头刚睡醒的黑瞎子,晃晃悠悠高高站立在荒原上,舞动着前掌由西向东扑来,黑熊胸前是巨大漆黑的云团,犹如滚滚的浓烟上下翻腾,那云,比锅底可要黑多了。漆黑的云团间迅速划过一道道刺眼的闪电,好像是黑瞎子在用力扯动着一条巨大无比的铁链,轰轰隆隆,天空被分为漆黑和蔚蓝截然不同的两部分。北大荒地缘辽阔,荒原上没有高大的建筑和山体,放眼能看到很远,以往雷雨来到之前,远远就能看见那连天接地的雨幕,接着是狂风,接着是呼啸的雨声,最后才是劈头盖脸的大雨,今天只见乌云滚滚,雷声隆隆,却没有那接天连地的雨幕,情景确实不同于往常。

眼看暴雨即将来临,冯连长让值班排长通知收工,柳条背篓就放在原地不动,以便雨后继续作业。这时“黑熊”已迅速蔓延成巨大的天幕,从头顶漫过,由西向东铺天盖地地遮去,此时 往东还能看见一点阳光灿烂下的天空,但正在迅速缩小,而往西看则是一片漆黑,视野仅在十数步之内,远处的荒原已融入黑幕之中,全然不见踪影,好像夜间突然降临到了眼前。只有滚滚的雷声和豁亮的闪电,从雷声的间隙中可以听见那自远而近、如大海波涛奔腾般的暴雨声,正步步迫近。

东边的阳光很快被乌云所吞噬,人们开始紧张地往连队驻地撤退,光着脚,挽着裤腿,很多人连脚上的泥都没来得及冲洗,尽管田埂和驻地大道上凹凸不平,非常硌脚,在闪电的亮光下仍然可以看见不顾疼痛惊慌奔跑的人群。一声巨雷震耳欲聋,好像就紧贴后脑勺炸响,随着雷声呼啸而下的竟是鸽蛋大小的冰雹,路边的狗被砸的毫无目标的狂吠乱叫,冰雹持续了约二十分钟左右,接着是一场倾盆大雨,气温陡然下降了四五度。

约一个时辰后,天才渐渐放明。连队里面一片狼藉,副业排和各家园田地里的豆角架,大都被砸趴下了。二排男青年宿舍南面,那座年久失修的草顶厕所,被砸了个窟窿,露了天。路边、沟里和房顶满是聚在一起尚未融化的冰雹,好像凝固在一起晶莹的鸟蛋。只见卫生员小刘背着药箱急匆匆奔向后面的三排女青年宿舍,事后听说,有位姓马的当地女青年,在那场突如其来的冰雹袭击中受到惊吓,羊角风复发,四肢抽搐,还尿了裤子。其他人的情况,不是很清楚,在当时人定胜天的口号下,人们是不会轻易透露自己、哪怕只是瞬间的胆怯情绪的,尽管人与天比,显得很渺小。这次冰雹中,我的一双农田鞋被拆散了,一只留在了水稻田,慌里慌张,怎么丢的也不知道,第二天去地里也没找着。

一次罕见的冰雹,在记忆中留下深深的印象,也是在此事之后,我才知道,吓尿裤子并非戏话,而是实实在在、完全可能的。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