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六连轶事(12)——酒休  

2011-12-19 15:32:00|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过北大荒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应该都知道“雨休”这个词,从字面就很好理解,是因下雨而休息。农业生产即便是在今天也不可能完全脱离靠天吃饭,人的力量毕竟还不能完全主宰自然。碰上“雨休”,连里总会安排学习,不会完全的放任自流,即所谓的“人休思想不能休”,反正,你想四仰八叉往床上一躺,脑子一片空白地消停一会,是不可能的。“雨休”大家知道,“酒休”未必就清楚,因为这是我们制砖班的专利。

当时,我们制砖班已经划归基建排,班里绝大部分的知青留在了二排四班,就我和几个老职工到了基建排,虽然还叫制砖班,但实际已经不再制砖。那时,六连在冯连长的领导下,副业搞得很兴旺,除制砖外还有烧酒,烧酒锅就设在畜牧排。用作烧酒的原料是苞米核。往年那些脱完粒的苞米核,少部分被各家各户拿回去填炉子当柴烧,绝大部分则被废弃了。后来听人介绍说,苞米核里也含有大量的淀粉、纤维和醣类,粉碎后经过发酵糖化处理,就能成为很不错的烧酒原料,烧完酒的酒糟还是很好的猪饲料,有着迷人的醇香,猪爱吃,吃完就睡,多睡自然就长膘。

那天,我们班在场院干活,早晨刚集合,我就觉得有点蹊跷,今天不是下大田作业,怎么每人屁股后面都挂了个搪瓷茶缸?因为,以往老职工常常笑话知青们太娇气太讲究,喝水还非要一人一个茶缸,一般不与别人混用。为此,有些知青为了表示要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也自觉要求自己使用公用茶缸,有时没有茶缸还会用手捧水喝。今天这是怎么回事?这些老职工们倒反而讲究起来了,……?我嘴上没说,心里却揣着个问号。上午十点左右,有人建议休息一会,旁边几个也一起呼应,我刚答应说“行!”一帮人就一溜烟奔畜牧排去了,我这才恍然大悟,昨天,冯连长在晨会上说:“明天是畜牧排烧酒锅头次出酒的日子,喜欢喝酒的可以去品尝品尝我们自己烧的酒。”于是,哥几个记在了心里,不约而同,一早就将喝酒的家伙什别在了屁股后面。一会功夫,几位从畜牧排一路有说有笑回来,想必是过了瘾,解了馋。

到了第二天的这个时辰,哥几个如法炮制,要求休息一会,目的当然是去喝酒。这样三番五次,接连几天都是如此,我心里不免有点嘀咕,这酒无论怎么说,也是公物,都这么喝,要是让冯连长知道了,能行吗?再说,在工作时间喝酒,本来也是违反纪律的事。为此,我特地到负责烧酒的同学哪儿打听,才知道,每天一开锅出来的是头锅酒,酒精度很高,一般人是不敢喝的,我们班这帮哥们通常是喝二锅酒,而更多的时候则是喝酒精度不高的“酒尾子",常喝酒的人称之为“酒梢子”,大概是酒的末梢的意思,这“酒尾子”有时留作勾兑用,有时就废弃了,即便不会喝酒的人也能抿上一口,品尝品尝。怪不得有时喝完酒回来,哥几个常嫌这酒有点淡,大概喝的是“酒尾子”。当时自己不喝酒,倒是从几位“酒仙”那里道听途说地了解了一些酒的知识,虽然不是正宗,也算是接受了酒的启蒙教育。

几天过后,我不经意间发现了一个秘密,每次喝完酒回来,哥几个干活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低着头一声不吱,光知道哞哧,哞哧地干活,忙得满头大汗,原先几位爱抬杠的,现在废话少了许多,每天的工作效率明显比不喝酒的日子要高出许多。从那以后,只要在连队附近干活,一到点,不等他们提出,我就会主动提出休息,让哥几个去“过瘾”“解馋”,就像定时给机车加油充电一样,哥几个自然是兴奋无比,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们班就把那个时间内定为“酒休”。如今回想,自己当时的点子好像有点“歪”。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