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春晚”的掌声  

2011-02-12 14:42:22|  分类: 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春节长假的结束,“春晚”在不知不觉中已成了过去,但我耳边依然回响着“春晚”那阵经久不息的掌声。那是针对来自深圳的农民工表演的街舞,舞蹈的主旋乐是《咱们工人有力量》,乐曲听来既熟悉又陌生,说熟悉,是因为这是一首老歌,我们这一代,以及我们的上一代都曾经敞开心扉地唱过,说陌生,是因为此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类似中央电视台,这样面向全国面向世界的舞台上唱了,真正是久违了。

无独有偶,此情此景让我想起另一场更加经久不息的掌声,同样也是为这首歌。那是前年的春节,在我所在合资公司的迎春晚会上,生产制造部的科室管理人员,以及车间主任、调度,生产组长,由制造部部长率领,表演了大合唱《咱们工人有力量》,这是一场纯粹的合唱,没有任何艺术化的设计,由一架手风琴伴奏,应该说,演出的水平并不高,毕竟不是专业搞艺术的,声音参差不齐不说,甚至有点跑调,但是,台下的掌声却是经久不息,一浪高过一浪,场面令人难忘。

来合资公司之前,印象中总认为流水线的生产工人,其劳动强度肯定要比单机作业的工人要轻。流水线的节拍是固定的,操作工人只需做一些简单的劳动即可。单机作业的工人既要看图纸、调整机床卡具、修正刀具、校对量具,作业过程中还要注意及时抽检,避免因机床床面的微移、卡具的松动、刀具的磨损而可能造成的偏差。这些都由操作工人自行安排,合理安排这些步骤既有利于工作效率提高,也体现了岗位工作的技术性。

来到合资厂,亲眼目睹流水线生产工人的劳动,才体会到事实并非如此。流水线生产工人的工作,看似一个简单的动作,拧个螺丝、套个纸盒、贴张标签,体力消耗不大,技术含量也很低,但在八小时之内,这个简单的动作却要机械地重复上千遍,甚至上万遍。临时想方便一下也必须有人顶岗,人的主观创造性被彻底扼杀,完全成了机器的奴隶,这样的工作即使从事一辈子,也不可能成为技工。单一的动作、单板的内容、单调的声音,长期以往,人即使不疯,大概身体功能也会发生变化,不常用的逐渐退化,常用的则格外发达。卓别林的影片《摩登时代》,很真实地反映了这个事实。

流水线生产工人是公司丰厚利润的直接创造者,他们工作很累,但收入却很低,每个月仅千余元,外来的劳务工更低,两者都远远低于上海职工平均工资。相对于“工人岗”,公司还设有“管理岗”,所谓 “管理岗”的工作与“工人岗”相比,实际并不复杂到哪儿去,大部分只是简单的重复,属于熟能生巧的工作,但人的自由度和岗位收入却明显不同,无意中人们的观念自然形成了对“工人岗”的歧视,外来的劳务工对此的感觉尤为深刻,所以,往往新招来没几天,就辞职走人了。

我无意抹杀社会劳动的差别,也不想追求劳动报酬的绝对平均,只是感觉应该提倡对基层一线劳动者的尊重,不要无谓地拉大劳动报酬差距;不管他是来自农村的劳务工,还是来自城市的临时工,只要在工作岗位上有了成绩,就应该给予鼓励或嘉奖;社会的劳动分工可以有所不同,但劳动的本身不应该有贵贱之分。我想,那经久不息的甚至近乎疯狂的掌声,所要表达的追求与渴望应该也是这个内涵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