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职业习惯  

2011-12-06 20:26:38|  分类: 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职业习惯,不言而喻是指长期从事某项工作,逐渐养成了一种固定的思维模式或行事风格,生活中此类事例颇多。

记得以前看旧小说时,见过这样的描写,说从事刽子手行当的人,是不能轻意去摸别人后脖颈的,因为此是刽子手的职业习惯,意味着在寻找合适的下刀位置。此动作遭人忌讳。同样,一些刑侦专家看到某人做事,会由此推测其思维方式,看到某些痕迹,会去猜测是什么人、什么原因留下的;营养医师总喜欢提醒你注意补充些什么?尽管别人并没有不适的感觉,这就是职业习惯。职业习惯有时也是一种经验的展示,比如扒手看见有人紧紧捂住身体的某个部位,他就判断钱包就在那个位置。

本人在企业内部长期从事管理工作,到外资企业后,又长期从事质量管理体系的运行控制。在对内对外的审核中,发现有些审核人员有个习惯,总喜欢将自己视为标准的化身,从脚跟到发梢全是标准,而对方则是有问题之人,想方设法总要找出对方一点问题来,否则,好像就显不出自己的本事。其实这是很有害的,一则,标准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二则,管理的目的是保证质量、提高效率,应允许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灵活运用标准,或许被审核者的做法更值得推荐。这些浅显的道理却常被人们所忽略。

职业习惯与职业病是有区别的,职业病是指长期从事某项工作,长年的积累对人的机体所造成的伤害。记得当年自己在哈一工具厂工作,操作万能工具磨床,加工过程没有冷却液只有吸尘器,制度规定必须带口罩可那时年轻,显麻烦,尤其是冬天戴口罩,防护眼镜上会蒙上呵气,所以常常舍去口罩,结果每天回到宿舍,鼻孔里总是黑黢黢的,一咳嗽,嗓子眼里能滚出一坨灰黑色的泥来。后来有人查出矽肺,这才引起重视。尽管,有时有人将某些人固执的职业习惯戏称为“职业病”,其实是褒贬参半,其中的区别,大家心里还是有数的。

职业习惯常常会带有一些专业术语,如管道修理工拿起铁管一看,会说“三牙”,这并不是说铁管中长着三颗牙,而是说管口是三头螺纹,螺纹多拧进的速度快,但自锁性未必好。又比如牙医看病,病人张开嘴,医生往里看,绝不会说“三岁口”、体检时,医生一摸被检者的腹部,绝不会说“二指膘”,因为这是兽医的术语,用错地方会引起纠纷的。

庖丁解牛的故事出自《庄子》,庖丁长期从事解牛,积累了丰富经验,因而解牛得心应手,运用自如,犹如在伴着音乐翩翩起舞,数年后,庖丁眼里已无完牛,只是混放在一起的牛肉和牛骨,庖丁的工作就是将肉与骨分拣开来。这是种令人陶醉的职业习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我想,现在的医生未必就没有这种水平,只是不能挂在嘴边,当着病人面说,在他眼前只是一堆混放的人肉和人骨,这话不骂人,听着可森人。

总之,职业养成了职业习惯、职业形成了职业术语,职业也结垢了职业疾病。下面是自己最近遇到的一件事,不知是否算与职业有关。

那天下班回来,天下着小雨,路很滑。我下公交车,拐进社区的街道,前行不远,后面一辆客货两用的白色小车飞速闯进社区街道,路边两位老人躲闪不及被溅了一身积水:“充军寻死呀?”两位老人自然很生气。车从我眼前驶过,后厢板上赫然印有“城管”两字。因为此路是社区内的通道,平时很少有大型车辆进入,即便进来,也是缓缓行驶,绝不敢莽撞,今天这车是有点特别。车拐过街心花园,被绿树挡住了视线。不一会从绿树那边传来狂放的汽车喇叭声“滴滴”、“滴滴”、“滴滴——滴”,等我拐过花园,看见那辆城管车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去路,司机从车窗探出头来,大声呵斥:“让开!”“听见没有?让开!”似乎此路是他开的。下雨天,声音传得远,附近居民楼里的住户纷纷在窗户或阳台上探头张望,以为发生了车祸。我也颇感蹊跷,是什么人,竟能挡住城管的车?城管,城管,城市的主管!离城市的主宰仅差毫厘!正在纳闷,听见城管司机的叫喊声有点变调:“让……”说了前半句,后半句竟噎了回去。只见,城管的车慢慢倒退,向左一打方向盘,继续往前行驶,拐进我家对面的居民小区,看来并非无法通行,只是不想谦让而已。

城管车走后,我见前方路边蹲着一位穿雨衣的人,再往前四五米则有个卖炸鸡肉条的小摊贩。我慢慢走到那位穿雨衣人跟前,发现他在整理自行车的链条,链条卡在链条壳里,一时难以摘取。雨天骑车碰上这种事,实在很闹心。我不无同情地说了句“下雨天碰上这种事,够烦人的!”那人笑着应了一声:“是的!”说话间,头上的雨帽遮住了他视线,他说:“师傅,我手脏,请帮帮忙,将雨帽往后拉一拉。”我伸手帮他往上撩雨帽,哇哈,眼前原来是位交通民警!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