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蹉跎岁月 始于帐篷(2)——馋人的“鸡蛋糕”  

2011-05-03 13:35:49|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人们经济条件好了,也重视生活质量了,饮食讲究低糖,低脂肪,多纤维,强调多吃绿色食品。这绿色食品就包括粗粮,而且,最好是当年产的新粮。在超市或农贸市场卖粮的摊位上,都赫然标着“当年产新粮”,这需要认真识别。当年的粮一般有股淡淡的清香,有光泽,当然亮得发“贼”的,可就得小心了,也许做过手脚,另外,手伸到里面抓一把,拿出手来拍拍,直掉灰的,十有八九是陈粮。回想当年在兵团,我们吃的基本都是当年产的粮食,尤其是那些杂粮,可起初,我们还是很不适应的。

记得那是初到六连的第二天,早晨大部分人还在帐篷里睡懒觉,只有少数几个已经起来,怀着好奇心在连队的周围转了一圈,开始熟悉这个自己今后将要长期生活的六连。忽然,帐篷门帘子一掀,有位早起的同学从外面兴匆匆钻进帐篷,兴奋地向大家报告:今天早餐吃“鸡蛋糕”,于是,被窝里的懒虫们也就一个个兴奋地钻出被窝,洗漱完毕,拿着餐具早早地就等在食堂窗口前,排队等候的,清一色全是我们新来的上海知青。

从打饭的窗口往里看,只见一米见方的笼屉里,蓬松的、黄澄澄的“鸡蛋糕”香气扑鼻,真馋人,这里面得放多少鸡蛋哪!看着看着就不由自主地直咽口水。我排在姚岳清的后面,中间隔两个人,等到炊事员将“鸡蛋糕”切成方块,盛到饭盒里,姚岳清嘴急,转身先咬了一口,只见他张着嘴,戴着近视镜的眼睛很惊讶地直瞪瞪看着我,我猜一定是非常的好吃,“美不胜收,空前绝后”啦!等到自己打完饭,吃一口,哇!这哪是什么鸡蛋糕呀?难怪姚岳清的眼神那么怪异。回到帐篷,只见大家情绪颓然地静坐在床铺边,眼前摆着仅咬了几口的“鸡蛋糕”,没有食欲,难以下咽。

事后才明白这是用苞米面做的“发糕”,那黄色压根不是什么鸡蛋,而是苞米面的本色。“发糕”吃起来总觉得有很多碎渣,所以要多嚼一会,我们这些来自上海的知青,头一次吃,没有经验,所以不习惯,就像当地的一些老乡吃大米饭常要泛酸烧心一样。生活习惯是长期养成的,它的改变也是需要时间的,这与革命意志毫无关系,以后随着在兵团生活的时间延长,大家慢慢也就习惯了。其实,用现在的话说,当时我们吃的,可都是不折不扣的绿色食品,正是现在的都市居民所热切盼望的。多少年以后,当自己嚼着从超市买来的“窝窝头”,一本正经、煞有介事,似乎是在品尝什么“绿色食品”, 其实根本就没有了当初那种“难吃”,也没有了当初那种真实,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