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文革往事(2)——人参与人心  

2011-06-25 13:12:43|  分类: 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初期,社会上及各单位还没有形成什么派别,有什么事大家一起行动,各个学校的红卫兵组织也是互相保持着经常的联系。这种联系,刚开始只是中学与中学、大专院校与大专院校、工厂与工厂、基本是在本系统本行业内,后来,分裂成不同派别以后,才打破了这种行业与等级的界限。保持联系,既为了互通信息,更主要的还是为了寻求支持,制造声势,人多势众嘛,当然,势大也壮胆,不管有理没理,在声势上先压倒对方,有个“轰动效应”。

那时,还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电话是最常用的主要通讯工具。一次,浦东东昌中学的红卫兵组织打来一个电话,说:挖出一个血债累累的“地主婆”,生活腐化糜烂,为了补养身体,前后竟吃过七颗活人的心。定于某月某日,革命群众和革命小将将举行批斗大会,邀请我们参加。

当时,上海浦东分属于上海市的各相关区县,除与浦西市区相对的浦东浦江沿岸有比较密集的商业网点,其余地方基本以农田为主,大部分居民主要从事农业生产劳动,农村户口占去居住人口的主要部分。在众多的农业劳动者人群中发现个把“地主婆”,是很自然的事。是日,大家兴匆匆赶到东昌中学,才知批斗大会并不在东昌中学,而是在附近的农业生产队,在向导带领下,我们又来到农业生产队,大会已经开始。

会场约聚集了近千人,正前方,是用竹子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主席台上方拉着一条横幅,上面以楷体书写着《×××批斗大会》,两边分别是“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听毛主席话,跟共产党走”。台角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单看头发,其年纪至少已在七十以上,但从肤色看却是红光满面,或许是距离远的原因,老妇人脸上几乎看不出什么皱纹,确实保养有方。与其他批斗场合不同的是,被斗者没挂大牌,也没戴高帽,只是在身前立着一块黑板,上面写着被打上红叉的人名。

一位中年男子手握话筒,用上海当地的浦东话问老妇人,家有多少田、多少房、多少铺面……,老妇人慢慢地回答着,从口齿伶俐程度看,老妇人虽有姣好的外表,但其智力已明显衰退,语言表达,啰嗦、反复。中年男子又问:“吃过多少人心?”回答:“七棵!”“哪里来的?”“早年是老头子买的,后来是儿子孝敬的。”“为什么要吃人心?”老妇人这时好像听明白中年男子的问话,纠正道:“不是人心,是人参!”。浦东话的“人心”和“人参”发音非常接近,而从她嘴里说出来几乎是一模一样。中年男子再问:“为什么要吃人心?” 老妇人这时表现有点烦躁,喊着中年男子的小名,说:“不能瞎话三四咯,不是人心,是人参!”这时中年男子对着话筒喊起了口号,老妇人的话被淹没在口号声中,只有老人独自面对震耳欲聋的口号声在那儿自言自语,显得非常的无助和无奈。

因为姑妈住在浦东,我经常往来于浦东浦西之间,对浦东方言略知一些,现场的很多人应该与我差不多,人们开始慢慢退出会场。离开前,我回头看那位老妇人,她依旧茫然地站在那里,嘴唇哆嗦、嗫嚅,看样子老人直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那凄凉的情景,像刀痕一直印刻在我的心上,常常会不由自主地涌起一种罪恶感,难言苦涩,此事在一定程度上也改变了我的性格,以后对那些慷慨激昂的人士,总会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质疑。

在中国农村,同祖同宗、同门同姓的村落很多,以上的这个农业生产队应该也是属于这一类。同一村落的人,从血缘关系上论应该是亲属,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是贫富差别、家族矛盾、阶级仇恨?还是政治风波冲昏了头脑?匪夷所思。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