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文革往事(3)——“革命生涯”  

2011-07-04 15:55:55|  分类: 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革命生涯”,无疑只是自诩。从文革初期到上山下乡,期间有两年多的时间,而真正参与红卫兵组织的活动,也就是一年多的时间,后期,因为父亲作为企业当权人物之一,被隔离审查办学习班,自己从响当当的“红五类”一下子变得灰不溜秋,怕被怀疑“混入革命队伍”,也就悄悄隐退,不再参与。下面是对那段生活片断的回忆。

 “看大字报”是最经常的活动,一是在学校内部看,那时,校园内的主干道两旁,全用芦席搭起大批判栏,原本绿树掩映的林荫道,变成狭窄的小弄堂,师生们就挤在“弄堂”里看大字报;二是到附近的学校去看,中学去得比较少,最爱去的是大专院校,如复旦大学、同济大学、机械学院、水产学院,还有第二军医大学。在那里除了观看,主要还是摘抄,将里面认为比较好的、比较重要的文章摘抄下来,回来以后,再用毛笔抄写出来,或用铁笔钢板刻成蜡纸油印出来。那时候,我们这帮人由于年纪比较小,有着一股革命的热情,却没有太深的政治理论修养,虽然也写大字报,但写大块的有深度有力度的文章,还是很困难,摘抄转载自然是最简捷的办法。

 “刷大字标语”,也是经常有的活动,每当中央“两报一刊”发表社论或中央有什么最新指示,我们会争取以最快的速度,用排笔,蘸着石灰水、黑墨汁或是红色的颜料,将这些重要信息转换成大幅标语,公布出去。“刷大字标语”几乎是不分白天黑夜,随时随地,随叫随到。自己写毛笔字、刻蜡纸、写大字块的能力就是在那时候锻炼出来的。若干年以后,进工厂工作,在那个电脑没有普及、办公基本属于手工操作的情况下,确实也算是一技之长,有点歪打正着的味道。

 大家最乐此不疲的活动,还是蹬着人力三轮货车,敲锣打鼓,出去宣传,每次至少一辆,多则三四辆,这些小货车,上海人称其为“黄鱼车”,为什么这样称呼?不清楚。也许以前是卖鱼的人使用的工具车。小车都是通过学校开介绍信从附近的工厂企业借来的,介绍信上赫然写着“为了宣传毛泽东思想,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需要……”,其实,心照不宣,目的就是蹬着三轮车兜风,过车瘾。借来的车,车座高矮不一,车座太高的,蹬的时候,脚勾不着脚踏板,就只能骑在横梁上,否则,左右挪动屁股,很容易磨破皮肤。从学校去市中心人民广场,四川北路桥或外白渡桥是必经的地点。也许由于岁数比较小,当时感觉这两座桥又高又陡,当大家连推带蹬,把车搞到桥顶,然后一起坐上去,随着重力,让车从桥顶一路顺坡而下,那种欢呼雀跃,欣喜若狂的情景至今犹然历历在目。

 年仅十五、六岁,生长于和平建设的年代,没有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和阶级斗争的磨练,履历清白简单是这些人的共同特点。对革命的理解,主要来自电影、小说及前辈的讲述,既朦胧又肤浅。不能说这个年纪不会有远大的抱负、崇高的志向,志向和抱负的确立是需要有相应的生活经历和历史背景做铺垫的,就如鲁班不会想到当个工程师,孔子不会想到要评个教授一样。光有高昂的革命热情,缺少独立冷静的分辨能力,很容易为一些极左的口号所蛊惑,历史的事实也正是如此。

 四十五年后,再来回忆那段生活,坦率地说,自己没有那种历尽沧桑的惶恐,也没有虚度年华的忐忑。人的历史机遇毕竟不是个人所能选择决定的,生活阅历的深与浅,也只能由每个人自己去体察和总结,同样的经历未必就会有完全相同的感受。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