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六连轶事(1)——首长与手枪  

2011-09-30 15:43:21|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故事里既没有首长也没有手枪。

 记得那是我们上海知青到六连之后,大家刚刚从帐篷迁出搬入新房,稍稍宽敞了几天,连里就又来了一批浙江宁波的知青。上海与宁波地域比较接近,据说上海最早是由宁波人开埠发市的,沪地也有着很多祖籍宁波的家庭,所以,两地方言虽然不同,但基本能听懂,互相交流没问题,对他们的到来,上海知青还真有点“他乡遇知己”的感觉,但北方的知青却稍有点不同。

 有些宁波知青也许是口语习惯,说话常将“娘稀匹”、“阿姆稀匹”挂在嘴边,就像有些上海知青、北京知青说话,嘴边常带“哧那”、“丫挺”一样。一时间,在有宁波知青的场合,“稀匹”之声随时可闻。要知道,蒋介石的那句“娘稀匹”可是闻名全国的“国骂”,虽然,其他没听明白,但对“稀匹”之要义知青们还是略知一二的,尽管每个人自己也有口头语,但对“娘稀匹”还是很不以为然的,并在开班会的时候,被郑重其事地提了出来,要求净化语言环境。这是浙江宁波知青初到连队时的一支小插曲。

 宁波知青刚来六连与我们上海知青初来时一样,先要办学习班,学习班的领队还是纪月来,学习班结束,老纪回到二排六班,学习班的知青则被分配到各个班。我所在的二排四班有位姓周的宁波知青,性格开朗,乡音浓重,班里开会读报,他从不主动请缨,推托自己普通话不标准。其实岂止是不标准,应该说根本就说不成句。但是开会发言还是相当积极,北方的知青听不懂,上海知青就帮助翻译。他发言前,班长陈英常会带头鼓掌,开玩笑地说:“我们的外国朋友要发言了,请大家欢迎!”还对他说:“你比小鬼子还讲究,说话还得配个翻译。”对此小周从不生气。因为同在一个排,住在同一趟宿舍,每次班会结束,出门总会碰见老纪。此时,小周就会很亲热地勾住老纪的肩膀,向大伙说:“老纪是我们首长。”可大伙怎么听都是:“老纪掖了把手枪。”于是乎,在二排大伙开始戏称老纪为“手枪”。

 本来是因一句方言引起的笑话,大伙很快就淡忘了。但一段时间后却又被提起,营部来人找老纪谈话,询问有关“手枪”的事,因为当时常有人报告说,在连队周围的草甸子里发现信号弹,于是联想到“老纪掖了把手枪。” 联想到老纪是从部队转业来的农场,联想到巴掌大的手枪,随便在哪儿找个旮旯不能掖住?这阶级斗争的弦,确实绷得够紧的,只是不知这手枪是否能当信号枪使。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