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文革往事(7)——造反派到我家  

2011-09-07 15:13:49|  分类: 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那是1967年年初的事情,天刚飘过雪花,地上有些薄冰,上海的冬天虽然不比北大荒寒冷,但湿度大,春寒料峭的感觉也并不好受。这天是周六,父母休息,母亲领着弟妹们买菜去了,父亲还没起床。我早早起来生煤炉,一来准备早餐,给家里添点暖气;二来每逢父母休息,家里总会改善伙食,多点鱼呀、肉呀的荤腥菜肴,全家高兴,弟妹们更是兴奋,所以要早点将炉子准备好。

  我将柴禾放在炉膛最下层,上面依次放上燃煤和蜂窝煤,用废报纸在落灰口引着,然后拎到房山头,让风慢慢吹着。几次出来观望炉子,隐隐中总感觉后门附近有个人影在晃悠,于是再次开门时,我故意将动静搞得很大,人却躲在厨房的窗户后观察,果不其然,一个身穿军大衣叼着烟卷的陌生男子,听见响声,警觉地回头向我家门口张望。经过几次试验,我判定他是冲我家来的,但是,来干什么呢?这时父亲已经起床,我就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他,父亲来到后门一看,立刻认出,那是他过去单位的同事,家并不在附近。于是开门与其打招呼,那人躲闪着,没有正面应答,父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于是说:外面风大天冷,让他到屋里坐。那位开始还有点扭捏,后来说还有个人在前门,我跟父亲来到前门,果然前门拐角也有个穿着打扮一样的人,脚边地上扔了一堆烟头和两个揉成一团的飞马牌烟盒,此人我认识,曾来过我家。大概是熟悉的缘故,前门那位爽快地进屋坐在了桌子边,而后门那位却骑坐在前门的门槛上,不里不外,似乎表示要划清界线。祖母给每人递上一杯热茶,父亲则陪他们聊着,谈话东拉西扯没有主题,显然是在捱时间。

 等我做完早餐,父亲正用餐时,外面开来两辆解放牌卡车,呼啦啦下来五六十人,均佩戴着造反队的袖标,先前的两位也匆忙站起来,脱去大衣,露出袖标,站到了队列中,原来,他俩是天不亮就来我家负责监视的,本不宽敞的家,立刻显得非常拥挤。父亲大概已经料到会有这个场面,所以很镇定,不慌不忙地问他们:为了什么事?这帮人也不正面回答,只是一个劲喊口号,大概想先声夺人,震慑住父亲,围观的邻居越来越多。母亲领着弟妹们买菜回来了,挤进人群一看这个架势,顿时有点不知所措,善良本分的她还从没遇到过这种场面,两个妹妹被吓哭了,好心的邻居怕弟妹们受惊吓,将他们领回了自己家。

 一阵口号过后,父亲冷静地问造反派们谁是领头的,然后请领头的坐下来,说说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在接下来的对话中,我慢慢地听出来点子午卯酉来,大致是与劳资待遇及职工返乡务农补偿有关的事情,因为父亲在单位具体负责劳资方面的工作。父亲告诉他们,自己只是负责具体工作,是个执行者,政策是上面定的,自己无权修改。来人拿出一份事先准备好的文字,要父亲签字,父亲仔细看了一遍,说这些都是职工当时本人申请的,并经得厂里或局里的领导批准,对与错不能由自己来判断,是否补偿,也只能由上级领导签字,我签字不合适。谈话陷入了僵局。

 造反派的人群开始骚动,有些人按捺不住情绪,上来推搡父亲。祖母站在里间的门口,已经静静听了很长时间,这时她走上前来,“啪”,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说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上有王法,下有领导,我还以为自己儿子犯了什么天条,闹哄哄半天,原来你们是为了钞票来造反呀!那就应该去找对钱能够说了算的人。要说出身苦,谁也不是当强盗干抢劫出身的,……。祖母没有文化,这些“嗑”大都是从戏文里听来的,别说还真有点压场的力度,一时鸦雀无声。人群中有认识老人家的,纷纷上来安抚劝说。谈话出现了冷场,无法再继续下去。

 造反派人群中有人提出回队部去谈,于是在众人簇拥下,父亲被带上了卡车。临走,那几个“熟悉人”还告诉祖母放心,不会有事的。可看眼前这个架势,根据文革开始以来的许许多多事例,谁又能相信结果会没有凶险?几个小的弟妹挣脱邻居的手,从邻居家跑出来,哭喊着追着卡车。母亲因为是该单位职工,匆匆将家里安排一下,随后也赶往厂里。时间已是正午,厨房里准备改善伙食的鱼和肉被冷落在一边,无人顾及,那天的饭菜,结果都是邻居们帮着操持忙乎的,全家谁也没有品尝到“改善伙食”的天伦之乐。

 父亲一去就是一个多礼拜,每天都是母亲借着送饭的机会,去了解点情况,晚上下班回来再告诉祖母。这天母亲回来后,脸色茫然地坐在那里,一声不吱,原来,父亲不知了去向,关押的地方已空空如也,四处打听,当班的造反派也不清楚,全家人的心一下又悬在了嗓子眼,当天晚饭除了几个小弟妹,大家都只是默默地坐着,毫无食欲。直到第二天晚上,父亲托人捎来口信,说:他已被现在的单位接了回去,但暂时不能回家,怕在造反派组织之间引起的纠纷。全家才稍稍舒了口气。不久,上海开始批判“经济主义右倾风”,父亲开始可以回家了,一场风波总算平息。

 今天回头梳理这段往事,心想,其实也怨不得那些造反派,都是普通民众,追求幸福安定的生活是每个人的权力。新中国前期的经济建设虽然成果辉煌,也不可否认确实存在一些败笔,父亲只是由于按照相关规定、经手了相关事宜而被牵涉。计划经济体系虽然有着统一号令,全盘兼顾的优势,但条块之间分割太严、统得太死,不利于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积极性发挥,也是它的弊端。如今推行市场经济体系,经济效率明显提升了,中国在世界的经济地位明显提升了,但许多弊端也在逐渐显现出来。这只潘朵拉魔盒释放出来的,不仅仅是经济繁荣,还有人们难于遏制的私欲,以及随之而来的道德沦丧、良心泯灭。中国经济建设的道路其实仍然还在继续探索当中,相信中国还有希望,相信中国应该有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