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号声并不嘹亮  

2011-10-17 20:07:52|  分类: 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是周六,从菜市场出来顺便去趟银行,返回的途中经过街心花园。所谓的街心花园,其实是社区内部的十字路口,平时此路不走大型车辆。街心花园地下是周围几个居民小区的化粪池,地上原先是片绿地,栽种着各类灌木,茂盛繁荣。后来社区绿化改造,这里成为附近居民的休憩场所,中间建起凉亭、影壁、回廊、假山,铺上石阶小路,四围仍然是浓密的灌木丛。

从眼前的灌木丛中,传来一阵时断时续的铜管乐声吸引了我。凭直觉我听出应该是小号,好奇心驱使下,我停住脚步,循声寻去,踏上石阶,转过树丛,发现面对灌木丛,双手端着小号的竟是一位满头白发的花甲老人,号声并不流畅,显然是初学不久,还比较生疏。印象中,小号演奏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如他这般年纪,恐怕更是不轻松。

记得当年在北大荒兵团连队时,班里曾有位从工程营下放的齐齐哈尔知青,膀大腰圆,随身携带着一个黑匣子,里边是架小号。这位知青性格特立独行,拒绝参加连队宣传小分队,也拒绝在公众场合演出,只是每天早晚,独自一人跑到远离连队的大田边上演练。后来熟悉了,他就让我陪着一起去,他的演奏时而激越时而昂扬,很吸引人。随着关系融洽,我开始拿着他的小号试吹,可是费了很大劲就是吹不响,偶然吹响了,也会像轮胎泄气,嘎然而止。他开始教我怎么运气,怎么送气,如何短促地送气,如何绵长地送气。正在我兴趣盎然时,一纸调令,将他调往了别的连队。自己初学虽然兴趣尚浓,但凭自己的微薄收入想买架小号却并非易事。周围的人也说,吹小号不利健康,会得疝气,像我这样单薄的身体还是不学为好。还说那位齐齐哈尔知青的对眼就是吹小号经常憋气造成的。自己颇觉诧异,见过军乐团和交响乐团的演奏,并没见铜管乐队的演员个个是对眼呀?无奈,经济条件决定命运,自己只能将信将疑,浅尝辄止,此后知道学吹小号不易,就再也没提小号的事。

正在沉思中,那位老者回身看见我,朝我笑笑。我发自内心地赞扬了几句,本意是:这么大年纪能将小号吹响,就很不简单。老者回答:只是初学,吹不好。进一步交谈得知,老者已退休多年,如今赋闲在家,年轻时就喜欢音乐,对铜管乐更是情有独钟,因当时家境贫寒,不能遂愿。如今生活好了,人也老了,前些日子购得一架二手的小号,于是,昔日的梦想重又被燃起,想了却年轻时的夙愿。说着,他演奏了《重归索莲托》、《烛光里的妈妈》,不是全部,只是开始的两句,音调把握恰到好处,但吹奏中明显感觉有点气短,肺活量不足。

我离开街心花园,那小号声依然频频不断从绿色的灌木丛中传出,在空中盘旋回荡,透出倔强、执著和追求。想起我的许多知青战友,年轻时历经磨难、饱经沧桑,如今步入了退休行列,同样杜绝沉沦,开始学习摄影、舞蹈、书法、声乐,赋予生活新的内容,开始旅游,足迹踏遍祖国的山山水水。或许因为年龄的关系,他们未必会成为这些方面的行家里手,成为佼佼者,但他们却以自己的行动表达了生命对美的追求和向往。

号声并不嘹亮,可展示的却是生命的主旋律,是生活强者的英姿,怎能不让人肃然起敬。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