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劈柈子  

2012-11-26 21:36:06|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劈柈子,就是将树干锯成木墩,再用斧子劈成粗细适当,能填进炉膛的小块。记得,那时如果可能,大伙更愿意采取简捷的办法,不锯,直接用斧子劈。伐木、搞水利住帐篷的日子里,我们常常如此。因为,帐篷里的火炉是由剖开的汽油桶对接而成的,炉膛深、炉前有足够的空间,能摆开阵势。虽有偷懒之嫌,班里的哥们还是自诩:这是具体的事物作具体的分析,用不同方法解决不同矛盾。毕竟寒冬腊月,在室外锯木头,既冷又磨叽,不如抡起斧子劈,“嘭——咔嚓!”来得干脆利索。

“劈柈子”是北大荒的说法,在上海,人们则称之为“劈柴柈”,目的、方式和内容基本相同,只是叫法不同,所用工具也略有区别。在北大荒用的是斧子,近三尺长的斧把,前端是沉甸甸的斧头,对准竖直的木墩、或用脚踩住垫起一端的木柴,抡圆斧子,劈下去,嘭、嘭作响。而在上海,有的用柴刀,有的用手斧,更多的则是用旧的菜刀,蹲在地上一手扶木柴一手拿工具,用力往地上顿,那姿势确实少了点英雄气。

劈柈子,是北大荒居家过日子的寻常家务活。连队里,家家门前都有一堵高高长长的“柈子墙”,这是多少年辛勤劳作的结果。靠近完达山脚下的连队,一到冬天,各家各户还常常自己拉着爬犁进山里砍柴,所以每家都有一座“柈子墙”围成的院落。“柈子院墙”蕴含着“财气”,暗示着院落人家的勤快和红火。如果“柈子墙”稀疏,不用说,家中肯定缺壮劳力,生活自然不那么兴旺热火。因此,“劈柈子”常是团支部组织帮困活动的话题,也是男知青常去老职工家帮忙干的活。在北大荒,劈柈子约定俗成应该是老爷们的活,如果一时急用,妻子拿着斧子说要出去劈点柈子,只要男人在家,肯定会夺下斧子,心疼媳妇是一方面,更多的恐怕还是觉得:“丢不起这个人”。

在兵团生产连队,劈柈子没有专设的岗位。烧酒、做豆腐、杀猪、烧窑、做饭等,虽然都要劈柴烧火,但充其量只是一项辅助作业。劈柈子谈不上什么技术含量,却也有窍门,要使巧劲,知道往那儿用力。否则,人累个好歹,成效却不大,木墩劈下一堆木屑,树疙瘩却照样还是囫囵个的没解开。劈柈子还需要有体力,斧子抡起落下不仅要有力度还要有速度,举起斧子没等抡圆,自己先一个踉跄几个趔趄的,自然不行。我有关“劈柈子”的经验,是缘于那年伐木在兄弟连队食堂帮忙。

那是刚到北大荒时间不长,自己还是个肩上不担责任的自由战士。这年冬天进山伐木,地点距山边不远,我们借宿在山附近的一个兄弟连队。住,自然不成问题,只是一下增加二十多个棒劳力吃饭,食堂有点忙不过来。该连连长建议我们去个人到伙房帮忙。排长不知怎么就选中了我。次日早晨,我随该连连长来到伙房,炊事班长上下打量着我,以浓重的四川口音问:“以前做过饭嚒?”回答:“没有。”他略加思索,说:“要得,你就帮忙劈柈子吧。”或许他认为“劈柈子”比做饭简单。

我被领到食堂后侧的空场上,空场四周的树墩堆得像小山一样,杉、榆、柞、杨、椴、桦,各种树木都有,尽是些难成材的树木疙瘩。空场中间有堆劈完的柈子,整齐地码成垛。一柄斧子靠在柈垛旁。斧子是用采石的大锤改制的,斧口镶嵌着汽车的防震钢板,比一般的斧子明显要重。斧把油亮,是整根的柞树干,有两个自然的弯,握在手里恰到好处。伐木一个多月,我就用这把斧子在这里劈了一个多月的柈子,当了回专职的“劈柴工”。

开始,我心里有点纳闷:“为什么锯了这么多的树墩,却不劈呢?难道他们知道会有人来帮忙?”后来才知道,该炊事班有八九个人,惟正副班长是四川籍的“老铁兵”,两位半大老头,余下全是来自各地的女知青。副班长因腰有伤病,平日里主要和女知青一起锯树墩,而劈柈子的活则由班长一人承担。未成想我这体格,此时还被当成了“顶梁柱”。炊事班长常抽空来看我劈柴和我聊天,他说:一棵大树要长成材不容易,少说要几十年。所以,连队虽然就在山边边上,可选来的柴禾却都是些不成材、急里拐弯的疙瘩树,很难劈。他还说:劈这些树疙瘩不能光凭蛮力,要会用巧劲,找有节子的地方下手,节子就是症结所在。他常让我稍息片刻,亲自拿起斧子示范,那柄大斧本来就是他为自己准备的。只见他迎着寒风稳稳而立,花白的头发,敦实的身材,两脚前后叉开,斧子拖在身后,虎虎有生气。随着“嘿”的一声,身子猛然拧转、斧子抡起带着一阵风越过头顶,深深楔进树墩里或砸在节子上,任凭什么难缠的疙瘩,全都迎刃而解。与他相处,使人感觉异常的爽快和透亮。 

人类在原始蒙昧时期,就发明了石斧用作砍劈,今天的斧子应该就是从那时演变而来的。斧子用来劈柴烧火,或许起始于人们结束茹毛饮血,进行烧烤。千年的时光流转,随着工具传承下来的,我想,不止是与工具使用有关的技艺,应该还有许多与工具使用相伴随的人生道理吧。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