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姚岳清  

2012-12-29 20:42:03|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姚岳清,个头与我相仿,年纪长我数周,与我同为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同期、同车到六连,同时分在陈英班长的农工四班。

在校时,我们同年级有六个班,我俩的教室并不相邻,最初也许因学习紧张,学生又多,所以相互并不熟悉,记忆中也没有留下太多印象。文革开始后,很多人不再去学校,所以,接触的机会就更少了。初次见面交谈,是在奔赴北大荒的列车上,同在一节车厢,位置相近,又是同校同年级同学,自然有话可说。谈话中,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只是充满对即将到来的兵团生活的猜想。我俩之间的友谊,应该说,是在北大荒屯垦戍边的工作中建立起来的。

姚岳清,人长得清秀文静,白皙的脸,笔直的鼻梁,仔细看,背略有点驼,眼睛不大,戴副浅色镜框的眼镜,他那张嘴颇有点古典仕女的姿色,窄窄薄薄红红的嘴唇,称之樱桃小口,一点不夸张。姚岳清外表是一副书生相,可他体格相当健壮,每天早晚,他总是拿着装有五根弹簧的拉力器,在宿舍门口锻炼,腾起的胸大肌,车轴似的胳膊肘,体魄像个健美运动员。房天玉常与其开玩笑,说看姚岳清的脸,像个绣花的,看他的腱子肉却像个打铁的。

姚岳清生活仔细,干净利落,上海知青下乡时,每人发过一套棉装,棉袄、棉裤连带棉大衣,草绿色的布面。才两年多的时间,在苞米地里、完达山的荆棘堆中、雁窝岛的草丛里钻进钻出,其他人的棉袄棉裤早已是补丁摞补丁,有的则换了新棉袄,唯独他的棉袄棉裤,依旧如新,惟袖口开线处,缝了几针。我和姚岳清合用一个铝锅吃饭,虽然我是铝锅的主人,平时清洗却基本都是他在负责。锅里很少有剩的饭菜,里外总是擦得光亮如新,而别人同期买的锅,却早早布满了凹坑,外表黑黄相间,好像长满了老年斑。

姚岳清性格温和,不是那种稍不乐意就掀桌子骂娘的楞头青。平时战友之间有点争辩,当觉得对方胡搅蛮缠时,他会红着脸,眨着眼睛注视对方,嘴里念叨:“这、这、这……”或者“你、你、你……”却不会骂娘,更不会动手。班里的哥们摸透他的脾气,常常借此逗他,他也不会急眼。在班里大家都称房天玉是“老蔫”,因为,房天玉觉很重,睡着后不容易叫醒。而房天玉却反又称姚岳清是“老蔫”,因为,姚岳清处事温和,从没有与人争得脸红脖子粗的时候。

我与姚岳清一直在一个班,直到我去基建排,两人才分开。当年冯连长让我带班,自己还是一个涉世不深的毛头小子。班里十来个人,农忙时,我们与全连一样早出晚归;农闲时,别人不忙,而我们却要脱坯、制砖、烧窑,依然尽是些重体力活,要不是大家团结一心全力支持,班里的工作恐怕早就乱成了一锅粥。姚岳清和小严一样,都是我在班里的重要帮手之一,但性格使然,两人表现方式略有不同。小严参加工作早,经验丰富办法多,在班里有威信,为人耿直有侠气,容不得别人在工作中挑肥拣瘦找茬。而姚岳清性格温和人缘好,每次分配完工作,他总是第一个拿起工具,带着自己的组率先投入工作准备,以无声的自觉行动悄悄地支持着我的工作。当然,我毕竟年轻,常有考虑欠周的地方,小严会在事后及时给我出点子想办法,帮助我进行调整。而在布置工作时,假如姚岳清眼睛看着我,不停地眨动,则说明他有想法,事后单独与他交流,他肯定会提出使你意想不到的好主意。多年的相处,使我们之间产生了很好的默契,友谊也随着默契日益加深。

那年,我回沪探亲,在上海获悉自己被推选上学的消息,匆匆返回连队,指导员找我谈了话,让我要服从国家的需要,要珍惜机会,到时候努力刻苦读书,不要辜负大伙的期望。很多同学和哥们也纷纷对我表示祝贺和鼓励。惟独姚岳清对我说:“上学是好事,不过既然上学,就要选一个更有发展前途、更适合自己的学校,就我们目前而言,一旦上了学,今后人生的道路可能也就基本定了形,如果学校不顺心,能不走,最好还是坚持不走,以后上学的机会还会有的。”其真挚坦诚的话语,缜密细致的考虑,至今想来仍让人怦然心动。

我去哈尔滨以后,与姚岳清常有书信往来,但见面仅一次。那是他回沪路过哈尔滨。接到他的来信,我通过同学,托人搞到一张站台票。在站台上,我俩分手数年后重又相见,谈了很长时间,谈到在六连的生活,谈到连队那些同学、哥们的变化,也谈到自己今后的前途,谈话中得知他打算要回上海办理返城,成功与否还是个未知数。直到列车鸣响汽笛,他才匆匆登上列车,隔着车窗我们互相挥手道别,此后就再无消息。

1995年深秋,我从哈尔滨返回离别27年的上海,此后,同学、战友聚会频频,经过文革的风风雨雨和上山下乡的摸爬滚打,老同学,老哥们、老伙伴、老战友重新相聚,免不了一番感叹唏嘘。可每次聚会后回到家中,自己的心中总是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可一时半会又说不清楚。直到2004年,21团的知青在杭州联欢,会上提供了一份名单,我赫然看见姚岳清的名字,竟被意外地画上了黑框,方知他已不在人世,与我天各一方,今世再无缘相见。当时自己的感觉,犹如突然失足跌入一个深渊,一盆冷水猛然从头向我袭来,失落与纠结的心情难以言表。只是此后现场欢聚的热烈气氛,才使自己的情绪稍有缓和。后来听说,姚岳清是在落实知青大返城政策时,通过接班回到上海的,进入一家纺织厂工作,后因患肝病而去世。

姚岳清是一位普普通通的知青,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曾结伴并肩同行,虽然个人没有留下什么惊人的伟业,但我们人生的业绩却注定溶铸在了共和国的辉煌中。能以一种平常的心态,坦然面对人生的坎坷与波折,已实属不凡。他那善良温和、不喜张扬的性格,更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谨以此文祭奠姚岳清,以表达一位老同学、老战友的怀念,并以此文祭奠所有与姚岳清相似,已经逝去,曾与我同行,走过共和国那段不平常历程的知青朋友,遥祝他与他们在天国,顺畅平安。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