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六连轶事(20)——沤麻和捞麻  

2012-02-16 16:11:40|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麻,是一种经济作物,据说在中国已有3000余年的种植历史。关于它,最初自己仅是在学校的地理课上知晓一点,而且还知道,在哈尔滨有中国当时最大的亚麻厂,至于麻的形态却是一无所知。直到来到北大荒才真正见识了麻。

 当时,在六连种植有两种麻,冯连长称其为“线麻”和“苘麻”,经网上查询得知,线麻又名大麻、绳麻,属桑科,苘麻,属锦葵科,均是我国重要的麻类作物。两种麻都长得比人高,线麻的秸秆下部呈圆形而上部为四棱形,分叉较多,叶裂很深,有点像蓖麻。苘麻的秸秆挺拔,枝杈较少,叶子呈桃形,叶柄较长,感觉有点像梧桐树苗,两种麻都是一年生的草本植物。每年收苞米用的背篓,其绳套就是用苘麻编的。

   “线麻”和“苘麻”的秸秆外表都有一层长长的韧皮层,线麻的韧皮层相对纤细柔软,苘麻的韧皮层则比较硬挺。种麻不是连队生产计划中的任务,主要是为了制绳和编制背篓。麻的种植、收割以及剥取,均由副业排承担,只有在沤麻和捞麻时,才会用上我们农工排的男劳力。因此,我有关麻的感受,更多是与沤麻和捞麻联系在一起。
    沤麻,就是找个水泡子将麻浸在里面。经过浸泡,麻杆表皮的肉质层会腐烂掉,韧皮层更易剥落。副业排负责将收割下来的麻杆,砍去枝、梢、叶,然后捆成约25公分粗细的一捆,我们则负责将捆成捆的麻杆运至水泡子沤上。每捆麻杆有一人多高,分量不轻,抱和提肯定不行,只能人抬肩扛。而年轻人更喜欢一人扛,在满是塔头墩的草甸子里,这样行走起来方便。
    麻的秸秆和枝叶上长有细微浓密的茸毛,肉眼不易察觉,但皮肤接触后会有一种刺痒的感觉,过敏体质的人甚至还会引发咳嗽和哮喘。最初大家不知这里的利害关系,干活前,尽管连长和排长关照每人要准备一块头巾或披肩布,但大伙觉得这样有损形象,像个“偷地雷”的,没往心里去。干活约一个时辰后,随着身上出汗,就有人感觉身上刺痒难忍,脸上、脖子上出现红斑,不停地抓挠,越来越痒。后经二老陈一说,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午饭时,有人用热水擦洗也没用,后来有人抹上肥皂,搓出厚厚的泡沫,再行用水冲洗,才稍稍好转,下午出工,全班则换成了清一色的“偷地雷”装束。也有几个没过敏的——大伙戏称他们为“没神经”,也都换了装。 
    捞麻,就是从水泡子里将麻捞出来。沤麻期间,副业排会经常派人去了解浸泡的情况,以免过火,如果浸泡时间过长,麻的韧皮层也会腐烂掉,稍稍用力就能扯断。捞麻虽然不像沤麻那样会引起皮肤过敏,但那刺鼻的恶臭以及沤麻的水泡子中那扭动的不知名小虫,给人留下的印象很深。
    一捆捆麻经过浸泡,表皮已微微有点发黑,沤麻的水泡子有过膝深,里面的水同样也是灰黑色的,稍一搅动,臭味就在周围空气中弥漫开来。我们捞麻用的工具主要是二齿钩和铁钩,搭上钩子后,将麻捆慢慢地拖到岸边,然后再拉到陆地上竖立起来,三到四捆为一组,上端倚靠在一起,下端叉开保持透风,让其慢慢风干。搭上钩子往岸边拖的瞬间,一定得注意,不能用力过猛,一旦扎捆的麻秸秆断裂,麻捆散开,就只有人下水去捞,那可就惨了。捞麻的日子正是天气相对炎热的季节,蚊子小咬非常猖獗,蚊虫叮着,臭气熏着,那种感觉真是不好。每天收工回来,身上有着一股难闻的气味,自身熏了一天,感觉已经麻木,可别人则老远就能闻到。尤其是那苍蝇,成群结队地围着你前后左右嗡嗡打转,形影不离,三天两日甭想消停。
   至今提起那段往事,那种难堪的场面依旧好像就在眼前。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