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次民主生活会  

2012-03-29 18:56:36|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在北大荒的兵团连队同解放军正规部队一样,每隔一段时间,班排就会召开一次“民主生活会”,大家畅所欲言,通过批评与自我批评,以消除矛盾,促进团结。我参加过很多次民主生活会,也亲自主持过很多次,绝大多数已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消逝,唯有一次至今印象深刻。

我们四班的知青分别来自北京、上海、天津、双鸭山和宁波,加上老职工,全班最多时有十四五个人,前几任班长调走后,由我接着带班。说心里话,自己除了一般年轻人常有的贪吃、贪睡、贪玩和好奇的秉性外,并没有特别突出的本事,身无长物,身材瘦小,口才不行,组织能力更莫谈。也许就是自己这“三贪一好”的秉性,与班里这些哥们很投脾气,加上干活不吝惜力气,又有几位老同志的支持,所以班里的工作一直还比较顺利,大家齐心协力和睦相处。后来有段时间不知什么原因,班里开始磨擦不断,经常发生口角,一天一个“小上海”哭着鼻子从外面跑回宿舍,我问他为什么?他竟委屈地趴在床上嚎啕大哭,后来从别处了解到,是几个天津知青将他约出去,在野地里威吓了一通。

这些问题自然要影响到班里的工作,班里开会谁要发言或工作中谁要提个建议,不管对错,总有人会进行讽刺挖苦,而不是善意地进行补充或修改;平时遇上分散作业,常常不管是否可行,都要求自行组合,即便分在一个组,也不配合临时组长的调度。全班仅十多个人,有几对这样的矛盾,还真不好办。我找到老李、老顾和小严商量该怎么办,他们也发现班里近来发生的这些蹊跷事,觉得应该开个“民主生活会”,大家沟通一下。为避免开会时再闹别扭冷场,我请他们和我一起,先分头找几个人谈谈,摸摸底。

经过一周左右的调查摸底,事情真相慢慢清楚了,问题焦点集中到了一个人身上,他就是老王。原本年轻人之间只是口角上三言两语的小磨擦,并没有大的纠葛,闷头睡一觉,啥事都会过去,即便过不去也不会形成大的矛盾。偏偏老王不甘寂寞,在中间插上一杠。在与口角一方聊天时,不是一碗水端平,而是顺着说话者的口气,迎合对方那种偏执的情绪,与另一位闲谈时同样的方式又如法炮制,这样一来二去,当事者就如“疑邻盗斧”寓言里的主人公那样,开始捕风捉影,漫无边际的猜疑,矛盾被无端激化。我想,就凭老王这身份去做思想工作,肯定没人会买他的账,他也未必敢蓄意挑拨离间,唆使矛盾激化,无非是出于自己身份的考虑,希望通过这些左右逢源的闲聊,改善自己在班里的人际关系而已。他始料未及的是,自己行为的实际效果却是挑起了矛盾,加深了隔阂,破坏了团结。

那天,在四班宿舍我们召开了“民主生活会”,由于事先有了准备,所以会开得很成功,大家坦诚相见,各自都做了反省,纷纷表示以后要从大局出发,以团结为重,不能斤斤计较鸡毛蒜皮的小事,遇事要先用脑子冷静想想再做判断。老李曾是党校的教员,他说:无论对己还是对人都要“一分为二”,不能偏执己见,纠缠枝节不放,“对己严,对人宽”,这是避免产生不必要矛盾的有效方式。老顾则说:凡事都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地凭感情用事,更不能不着边际地无乱猜想,这样做很容易造成不团结。大家发言后,老王的检讨自然不可避免,他说:原以为年青人之间闹点别扭,只要哄哄,情绪就能缓和,其实年青人也有思想,自己不分是非,一味地哄,客观上种下了矛盾激化的因素。说明自己的思想意识有问题,自己应该进行检讨。最后我表示:今天大家经过沟通,矛盾的原因已经清楚,班里发生的事,“家丑不能外扬”,就不要再在班以外宣扬。希望大家以后能一如既往继续保持团结。

虽然会上说好“家丑不能外扬”,但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会后约两天,连部就有人找我询问“民主生活会”的事,我将前因后果大致作了介绍。对方立刻称赞我们四班,阶级斗争意识强,还说:四班现在班内团结,工作有成绩,证明了“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听着,真有点受宠若惊。可回头一想,当初我们可没有那么“高瞻远瞩”,经他上纲上线的拔高,我还是有点不知所措。他还说:这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是“老王”这样的阶级异己分子,企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贼心不死,……。听着让人后背直窜冷汗,事情有这么严重吗?老王这样的人,说他留恋过去的生活,也许可能,因为有他自身的现实生活质量作比较,说他企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这就不是“蚍蜉撼大树”的问题,而是蚂蚁倒转地球的角力,他老王如今还能有如此远大的抱负?怎么听都觉得有点夸大其词。

事情后续的发展就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了。不久,在连队晨会上,冯连长刚布置完工作,就有人领头喊口号,随后老王被揪到台前,我们班虽然也有人发了言,但在动手揪斗殴打的人中,却没有一个是我们四班的战士,为什么?我也说不清。一次“民主生活会”就这样演变成一场批斗会,事件中,有少数人捞取了政治资本,而大部分人则是蒙在鼓里,从冯连长茫然的眼神中,显然他也不知晓事情的缘由。我也是明显有着一种被绑架的感觉,也许本来自己的阶级斗争意识就成问题。此事,老王肯定会对我心存芥蒂,至少会认为我不守信用,说好班内矛盾不向外宣扬,怎么搞成了“批斗会”呢?

在和平建设时期,如果不是迫于自卫,不是律法的规定,许多问题其实都可以通过协商沟通的方式来解决,即便一时难以沟通,也可以暂时搁置,让实践来慢慢加以证明,就是说要“以理服人”而不能“以力服人”,只有让更多的人了解事实真相,明白其中的道理,才是最具有说服力、号召力和威慑力的。迷信暴力,采用人身攻击的方式,显然是不可取的,即便肉体消灭了,思想影响还在,难道再找个人来“活祭”不成?采用暴力实施肉体上的攻击,除了能证明攻击者还保留有人类野蛮时期的动物本性,进化不够彻底外,并不能证明你的正确,证明你掌握着真理!可为什么还是有人乐此不疲呢?匪夷所思!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