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劳动节”话劳动——由有毒胶囊想到  

2012-04-30 08:47:38|  分类: 街谈巷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天是“五一劳动节”,这是全世界劳动者的节日,在节日来临之际,借此聊聊“劳动”这个话题。

劳动,是指有劳动能力和劳动经验的人在生产过程中有目的地支出劳动力的活动。人类的劳动,在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从愚昧走向智慧的过程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劳动是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的一项最基本的条件。人类通过劳动创造价值、积累社会财富,通过劳动改变客观世界同时改变自己。

从人类的劳动创造社会财富这个角度来说,人类的劳动不容置疑应该是神圣的,没有贵贱之分的,因此,高尔基说:劳动是世界上一切欢乐和一切美好事情的源泉。可是,“劳动”在现实世界中的表现,好像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纯洁和完美。

最近,被新闻媒体曝光的“有毒胶囊”事件令人发指,这些外表漂亮,用来包装治病、保健粉末的胶囊,竟然是以工业明胶或皮革下脚料为原料制作的,有害金属“铬”严重超标。试想,当那些迫于疾病折磨的、祈盼健康的人们,在满怀希望中所服下的竟是这夺命的“有毒胶囊”时,将会是怎样的结果,这与谋杀又有何区别?想到这些岂能不令人为之愤慨?

价值是人类抽象劳动的凝结。人类的劳动过程既是价值的创造过程,也是活劳动和物化劳动的消耗过程。有人类的劳动就应该会有活劳动和物化劳动的消耗,就应该会有“抽象劳动的凝结”。天上不会掉馅饼,天上同样不会掉“毒品”,这些危害百姓的“有毒胶囊”,包括前段时间披露的三聚氰胺奶粉、地沟油、苏丹红咸鸭蛋,等等,自然也是人类劳动的“结晶”,制作过程自然也要消耗活劳动和物化劳动资源,如果将这部分宝贵资源用到正当的、有益于人类社会的创造中,那将是一项多大的资源节约。“制毒”的行为不仅危害社会,而且无端地浪费消耗着社会资源。

凝结有人类劳动的劳动产品就可能具有使用价值,含有使用价值的劳动产品作为商品拿到市场上交换,就会产生交换价值。而这些危害人类健康的“有毒胶囊”,显然是不具备供人服用的使用价值的,没有使用价值的“有毒胶囊”何以体现交换价值?又何以会在市场上流转营销呢?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些利欲熏心,良知丧尽,漠视法律的人在作崇。我想,这不单单是那些知毒制毒者、知毒贩毒者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还有那些有意为这些鬼魅伎俩提供方便的人同样也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只有如此才能有效地遏制这种危害,才能保百姓于平安。

人类的劳动本来就是有目的的劳动支出,在人类社会仍然保留有私有制形式时,人们劳动的目的就不可能完全是高尚的、神圣的,人类社会的发展历史,事实上也是一个高尚与卑鄙、神圣与亵渎相互交织的历史,否则,也就没法解释社会现象中存在的那些丑陋,就没法解释历史上那些明火执仗的殖民地掠夺和杀戮。显然,神圣的“劳动”是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的,凝结有人类抽象劳动的“结晶”未必都是值得赞美、值得歌颂,都是对人类有益的,比如毒品。

由此想到,人类的劳动从创造价值、积累社会财富的角度说,应该是没有贵贱之分的,但从创造价值的目的来看,无疑是存在是非之分的,如果没有严明的法律法规作保障,一味地鼓励发展生产,当那些利令智昏,敢于铤而走险藐视法律的人先富起来的时候,人类的文明与良知恐怕就难免不被践踏,对老百姓来说只能是一场灾难。从这个角度说,劳动也许就可能是世界上一切痛苦和一切丑陋事情的源泉了。而那些制假贩假、制毒贩毒者,那些贪污腐化、以权牟私者,那些不劳而获、疯狂倾吞他人劳动成果者,皆属于此等丑类。
   人类的劳动既然可以创造世界,同样也可以毁灭世界,这应该不是危言耸听。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