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也说“医闹”  

2012-05-07 13:29:34|  分类: 街谈巷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30日,卫生部、公安部联合发出《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5月4日,在新闻里又获悉卫生部“关于加强医疗机构安保工作”的通知,要求医疗机构实施24小时监控。

作为一个公民,我自然举双手赞成“通告”的决定,扰乱医疗机构公共场合的秩序,肯定不对,故意伤害侮辱医务人员,侵犯他人人身自由更是国法不容。但身为一介草民,我还更担心“通知”造成的支出是否最终会转嫁到患者身上,使本已捉襟见肘的医保金愈加羞涩。“医闹”问题是由医患矛盾引起的,有着深层次的社会原因,凭“通告”和“通知”,能否从根本上解决,不好说,这里寄托着大家的期望。借此,我倒想说说自己被迫当“医闹”的经历。

2007年7月,我父亲因腹痛,在弟弟陪同下前往上海某区的中心医院就诊,诊断为“急性胰腺炎”,入院当天医生旋即提出要“血透”,同在该院的一位医生,对此提出异议,认为病情还没到如此严重的程度,但主治医生还是坚持了自己的决定。既然来医院治病,我们患者家属自然要听从医生的安排,不能讳疾忌医。

约在第三天下午,我再次去医院看望父亲,谈话无意间说到,公司将组织党员去“沙家浜”过组织生活,自己请了假。父亲说:组织生活怎么能不参加,我这里没事,过两天就能出院,放心去吧。并连连挥手让我回家。见父亲声音响亮又如此执著,向值班护士咨询,也被告知状态尚好。第二天,我也就放心去了“沙家浜”。谁知,这竟是自己与父亲的最后一次谈话,父亲的挥手竟成了诀别!到“沙家浜”的当夜,弟弟从上海打来电话,告知父亲突然去世,如晴天霹雳,令人猝不及防。我连夜雇车从“沙家浜”马不停蹄赶回上海,跑进医院已是临晨,病房里仅弟妹数人,没有一个医护人员,而父亲的床位已空空如也。不是说状态尚好嘛?怎么就……。大家心如刀绞,悲痛难于言说。

当天上午的交涉,该院的医务科主任姗姗来迟,当着我们患者家属的面,他嘴里不停地唠叨:告诉他们不要乱来,不要乱来,就是不听……。既像在抚慰我们,又像在数落自家闯祸的“孩子”。看来,该院医生们的“乱来”是由来已久,并非一朝一夕!在谈话中,他一再强调:父亲是死于“急性胰腺炎”,不过,考虑到家属的心情,院方可以免去尚未交纳的医疗费用。当我们质疑是否医疗事故,他则表示,需尸检后再做结论。言辞油滑,可谓滴水不漏。父亲死得如此蹊跷,我们当然心存疑问。

坐车去尸检部门的路上,医务主任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下,让司机将车停靠在路边,随即推门下车。为什么背着我们?我心中闪过疑惑,也推门下车尾随其后。在路旁树荫下,传来该主任与对方谈话的尾音:……死亡原因,急性胰腺炎。当他收起手机,回头看见我,脸上颇为尴尬,但迅即就装成若无其事。一周后提供的“尸检报告”上,死亡原因与那天的手机通话内容如出一辙,如说区别,只是多了点体征的渲染和描绘而已!这样的尸检报告可信吗?

父亲真正的死亡原因究竟是什么?我们虽然不懂医术,但“字”还是认得的。查阅了相关的医学教科书得知:“急性胰腺炎”是一种比较常见的急腹症,大部分病人会出现恶心、呕吐及腹胀的症状,而父亲仅有腹胀的症状。80%以上的病人病情较轻,重症病人仅占10%左右。在现代的医疗条件下,已不成其为疑难病症。父亲如是重症病人,岂能自己步行来医院?但仅凭此似乎还不足于排除父亲不是死于“急性胰腺炎”。

又查阅与“血透”相关的内容,教科书白字黑字赫然写着:此措施主要适用于尿毒症及因其引起的综合征。血透每次只能持续约4小时,每周不能超过三次。而父亲的第一次血透,从上午8点左右,持续到晚上11点左右,长达14个小时,不足一周的时间内,就做了三次以上,每次均在4小时以上。血透可能引起的并发症多达十数种,低血压、心力衰竭、心律失常、乃至死亡,皆在其列,而根据临床记录,父亲临终前的主要症状,恰恰就是血压很低几乎没有。无疑,违规操作“血透”,才是导致父亲意外死亡的真正原因。父亲有尿毒症吗?没有,而做一次血透却可以收取上千元的费用,这才是医生执意“血透”的真正目的!此后,我去区“医疗事故鉴定中心”咨询,接待女士的话,更坚定了我的推测。她明确告诉我:血透时间过长,肯定会造成患者血液中水分减少,血压下降,导致心力衰竭死亡。

我们要求医院对此做出解释,却被置之不理。为此,我前后向上海市卫生监督管理部门写了三封信,却一直没有实质性的结果,事情整整被拖延了有一年多。最终,信件转到了街道的法律援助部门,在法律援助部门的支持帮助下,才被提交民事法庭协调解决。到此,我们已经是筋疲力尽。父亲生前最反感的是利用别人的失误为自己谋取利益,尽管法律援助部门的辩护律师告诉我们,可能能获得比较可观的赔偿,秉承父亲的习惯,我们并没有提出索要高额的赔偿。我们一群普通老百姓,在明显有理的情况下,既没吵也没闹,就是想讨个公道,竟这么难?有了这段经历,回头再来看《通告》和“通知”,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父亲生前曾长年在工厂工作,是企业的中层领导,该医院曾是父母亲在职工作时的劳保医院,他们亲切地称其为“劳工医院”,数十年了一直信任有加。尽管附近有人员设备更为先进的医疗机构,但父亲还是大病小病都往这里跑。可悲的是,恰恰是这家备受父亲信任的医院,却将父亲送上了黄泉路!是医院的医术不行了,还是医院医生的医德丧失了?

医生和患者是一对矛盾,有医患关系存在,就必然会有医患矛盾,我们不可能寄希望于消灭医患矛盾,只能通过适当的手段使矛盾趋于缓和,趋于有利于社会和谐方向发展,避免激化。扰乱医疗机构秩序,伤害侮辱医务人员等行为是激化矛盾,而将所有医患矛盾不加区分地全部归结为“医闹”,同样也是不负责任,也是在激化矛盾。缓和医患矛盾,患者有责任,医者有责任,政府管理部门更有责任。

站在患者角度而言,人吃五谷杂粮,谁能没病,有病找医生,这很正常,既是出于患者对医生的信任,也是身为医者的骄傲。从大部分情况而言,医疗机构与患者的关系中,患者属于弱势群体,是需要帮助的一方,称霸一方的恶人毕竟是极少数。站在医生的角度而言,“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医生的医术有高低之分,看病望诊,出现一点失误在所难免,也是很正常的事,要求医生个个了事如神,个个能妙手回春,是不现实的,这与要求患者吃五谷杂粮而不生病一样的荒唐。

医术的高低是一回事,医德的优劣则是另一回事。都说医护人员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但并不是穿上白大褂就统统可以成为“天使”的,医术不精,可以通过学习实践来积累提高,医德缺失,不仅需要自身进行认真反省,提高涵养,找回良知,更需要社会舆论的监督。有医术无医德的人与“白衣杀手”有何区别!患者将自己的生命托付给这些草芥人命的“杀手”,岂能不命悬一线!

且以此文祭奠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祈盼医患关系能彻底好转。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