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 也说“体验死亡”  

2013-12-06 19:23:09|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体验死亡”是公司《党建网》“思考者”栏目的一个话题,本意是倡导珍惜生命,善待人生。所谓“体验”,自然是针对生者而言,是生者因亲人逝去而产生的感受,或是与死亡擦肩而过的幸存者的自我感受。对撒手西去者,当然是无体验可言,即便有,也无法进行交流,至少目前是如此。前面所说的境况,当年的知青大多都经历过,我亦如此。

 记得那年在北大荒割麦子。麦田在大草甸的深处,远离连队驻地,一眼望不到边。刚到地头时,天气晴朗,天空湛蓝,没有一丝云彩。割麦开始不到一个时辰,从南边完达山的方向,传来沉闷的雷声。很快乌云就翻过完达山起伏的山峦,向北边汹涌奔泻而来,麦田上空顷刻乌云密布,天色骤然昏暗下来,仅余天边一窄条阳光仍在灿烂,正晌午时,天色却像暮霭沉沉的黄昏后。翻滚的黑云间不时划过一道道闪电,森人的闪电后,霹雳随之就在头顶炸响。值班排长急遽吹响撤退的哨声,大家开始撒腿往连队驻地奔跑。跑得慢的则藏进公路的涵洞里躲避。当时,我与班里一位本地青年,跑到一块高岗地的麦垛下避雨,高岗地周围是一片旷野。按照惯例,我们将衣服脱下,团在一起,塞进麦垛里,避免淋湿。然后,在麦垛下方掏个洞避雨。随着一声惊雷,倾盆大雨劈头盖脸泼洒下来。雨密密沉沉,眼前白茫茫的一片,数米外难见踪影。此时,那位哥们突来灵感,建议借此天机就地洗个澡。于是,我俩脱了个赤条条,在大雨中冲了个痛快。数日后,听说兄弟连队位于高岗地的麦垛遭到雷击,偌大的麦垛为一堆灰烬。闻言我俩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幸亏我俩没遇上,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自然也很不雅观。

 还有一次在团直属砖场住勤,任务是从砖窑出砖。砖坯在装窑时是互相错位对接的,由下往上逐步往外扩展,构成一个壳体,壳体中央是烧窑的炉膛。出砖从窑顶开始,清去覆盖在表面的浮土,然后,逐层拿取红砖。那天,由我和班里另两个战士负责在窑顶出砖,其他人负责装车搬运。正在忙碌中,突然一声轰响,窑顶发生坍塌,在窑顶上忙乎的三个人,应声掉入砖窑下的炉膛里,外圈的红砖从四围向中央倾倒,砖块纷纷砸落下来,哥几个赶紧用手臂护住脑袋,很快都被埋进了砖堆里,眼前是一片漆黑,动弹不得。外边负责搬运的战士,有人跑去砖场求救,余下的人则赶紧往外扒砖。大伙先是用二齿钩刨,后又用双手扒,幸亏报警及时、参与抢救的人也多,我们被迅速从砖堆里扒了出来,哥几个丧魂落魄,灰头土脸的,伸伸胳膊踢踢腿,还算利落,没什么障碍,脑袋也是囫囵个的,只是受了点皮外伤,真是万幸。可是,为了救我们,大伙的双手却全都磨出了血。

 类似涉险的事还有很多如:上山伐木“摘挂”,被拍在树木下;夜里给值班机车送饭,遇见狼群;往地里送水,为图近便却误入漂筏甸子;在山里住勤碰到黑瞎子在原始森林采山珍迷了路等等,一件件都是真实版的“死亡体验”。对这些亲身经历,事发当时都很后怕。有时为了不影响班排评“四好”,外住勤期间发生的险事,大家会口径一,对连队领导保密。所以,除了后怕,大家更多的还是感觉神奇、惊险和刺激。事后很快也就烟消云散,淡忘了。唯有一件事,至今想起仍觉心灵震颤,余生难忘。

 那年也是在完达山里伐木,已是冬去春来的时节。距离我们伐木工地直线距离约百米的对面向阳坡上,是兄弟连队的伐木工地,两者间隔条深壑峡谷。对面工地上有男有女,不像我们这里是清一色的爷们。每天对面在阳光照耀下,白雪皑皑的工地上,活跃着一位身穿红色棉袄(也许是红色的外罩),腰扎草绿色绑腿,体态轻盈纤秀的女青,在倒伏的树木间跳上爬下丈量,有时则忙着清理树枝。她的笑声清亮动人,像一串银铃在峡谷间回荡。虽然,看不清长相,但她那秀美的身姿和动人的笑声,常引得山这边的众爷们不断回头。由于山谷的回声,峡谷两边的说话听不清,但“归楞”的劳动号子和笑声却听得很真切,有时甚至会很壮观。山两边的爷们有时就会叫上劲,比谁的号子更雄浑高亢、整齐有力。开始,总是我们这里先占上风,毕竟这里是清一色的爷们,充满十足的阳刚之气。此时,那位女青年就会高高站起在横倒的树木上,摘下头巾握在手中,挥动手臂指挥,不一会我们这边就被对方压倒了。此时,可以看见峡谷对面的人群,在那女子的带领下胳膊,欢呼雀跃。有人说,这是因为我们这里缺少指挥,口令不统一未必!最大的可能,是在喊号时,我们的队伍里有人开小差走了神!这也怪不得,毕竟欣赏美是人的天性,是人真实情感的显露,无须遮掩。何况,眼前是一位英姿飒爽,充满青春活力的女知青

这天早晨,两边工地还像往常一样出工,被伐倒的大树呼啸着砸向山坡,树梢上的积雪向四下飘洒,那红色的身影依旧在树木间忙碌,眼前一片紧张繁忙的劳动景象。突然,对面工地上,一棵被大树压弯的榆树从大树下挣脱出来,树杈弹起恰巧钩在路过此处的红衣女子腰间的绑腿上,将高高挑起并弹射出去,银铃般的笑声嘎然而止,代之的是一声划破天际的惨叫,峡谷两边随即陷入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望着峡谷对面围聚在一起的人群,结果已不言自明。生与死就发生在瞬间,一个充满活力的生命就此消失。我们不知她来自何处,不知她隶属那个连队,也不知道她的姓与名,甚至都不清楚她的真实相貌,唯有她那轻盈婀娜的身姿和银铃般的笑声深深地印刻在大家的记忆中。

 蹉跎岁月里发生的这些事,源于知青当年艰苦的工作环境和涉世不深的年纪,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而今,人们常说知青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是一个传奇的群体、一个做出巨大牺牲的群体、一个最能吃苦的群体,可人们又哪里知道,在知青充满坎坷的人生中,曾有过多少次生与死的“体验”,铸就他们坚忍不拔毅力的同时,也使许多充满青春活力的生命,在悄无声息中消失,甚至给后世留下任何可以追溯回忆的痕迹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