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北大荒的夏天  

2013-05-22 13:14:33|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立夏”之后,时令进入夏季。同为夏季,大江南北可大不一样,北大荒更是另有一番特色。“立夏前后,种瓜点豆”,当初老祖宗这么训诫,也许没想过南北之间的差别会如此悬殊。

  记忆中,感觉北大荒的夏天就是由季风吹送来的。在江南,春末夏初,常常是细雨绵绵,直到酝酿起一场旷日持久的“梅雨”后,天气才猛然暴热起来。与此相关的电影电视剧中:沿街相对两趟店铺,中间夹条石板路,雨水沿屋檐流下,挂起疏朗的雨帘;乡间小路从油菜花盛开的田野里蜿蜒而过,在远处与小桥相连,桥边系一叶小舟;披着蓑衣的老人、撑着雨伞的男女在画面中匆匆走过,如此等等,是此类与江南有关的题材中常有的场景。而在北大荒可没有那份优雅和滋润。开春不久,季风就来了,呜、呜——,低声吼着,一直到入夏。白天,风一阵紧似一阵,路边的野草像风向标,齐刷地指向一边,直到天傍黑,才偃旗息鼓,第二天太阳刚露头,又卷土重来,好像有神灵在冥冥中掌控一样。积雪厚冰,在季风的吹拂下,迅速融化,地面由泥泞变得干爽,天气也迅速燥热起来。南方的知青习惯了江南细雨朦胧的湿润,每逢这个季节,常常会因干燥莫名其妙地流鼻血。

  北大荒的初夏,春播的麦子已呈现一片绿色,原野像铺开一幅巨大的绿色绒毯。红色的机车牵引着成组的圆盘耙、缺口耙,在黝黑肥沃的田野里奔忙,平整土地,为大豆播种做准备。苞米也窜出葱茏的绿苗,虽在杂草簇拥下,远远望去,行距仍清晰可见。老高的铁匠炉,率先热闹起来,炉火通红,叮叮、当当,为夏锄准备着工具,连队也开始进入繁忙的夏季。

 夏锄是连队入夏后的第一项艰巨任务,数千亩的苞米完全靠人工除草间苗。夏锄开始,连队会召开誓师大会,各班排纷纷上台表决心,会后,手快者抢先夺得“夏锄突击队”的红旗,决心在夏锄中一展身手,起表率作用。广宽的田野上,苞米地垄向着天边使劲延伸,一眼望不到头。灼人的日头下,无一处阴凉。大伙头戴草帽,脖梗搭条毛巾,也有的干脆将毛巾蒙在头上。焦渴难耐,不停地喝水不停地出汗,衬衣被汗溻湿,很快又被太阳晒干,然后再被溻湿,反反复复。布面很快也蒙上一层层细细的盐末、留下一道道黄黄的汗迹。晚上收工,将衬衣浸泡在脸盆里,那盆里的水油腻腻的泛着黄色,说不清是油还是盐。反正如此的暴晒,与烹制烤鸭已相去不远,估计身上那点仅有的油脂,随着汗一起溜达出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麦收是夏季的又一项重活,小麦种植面积大,主要由收割机收割,只有那些地角旮旯,收割机转不开的地块,才由人工用镰刀收割。麦收与夏锄不同,夏锄,延误点时日,无非草长得旺一些,锄的时候费点劲,麦收如误了农时,麦穗就会勾头、落地,最终可能造成颗粒无收。所以,麦收强调的是一个“抢”字。连队除机务排、炊事班外,人力基本都集中在了场院,三班倒、连轴转,卸车、摊晒、扬场、装袋、交库,一天三餐,至少有两顿是在场院。伙食是清一色的包子加小米粥。正吃着,远远听见汽车鸣喇叭,或看见汽车拐进场院,就得边吃边跑,抓紧时间先去干活,嘴里嚼着的“半成品”有时也就囫囵个咽下肚去。七月的日头正毒,在场院,许多男知青喜欢剃个秃瓢、光个脚丫、亮开膀子干活,晒爆皮是常有的事,那晶明透亮的水泡,迄今仿佛犹在眼前。麦收完了,那脚丫敞开惯了,再穿上鞋就会觉得很别扭。

 北大荒夏季除了夏锄、麦收这些重活,其他的农活也不少,如上山砍荆条准备豆角架、下草甸子打草准备苫房和编草帘、整修干渠田埂准备为稻田灌水、我们制砖班则还得和泥制砖脱坯,等等。不过,这些都不是大兵团作战,而是由各班排分别承担,这些活计都必须在夏锄和麦收之前,或者在两者的间隙时间完成,反正整个夏天忙忙碌碌,总有干不完的活。

 说到北大荒的夏天,还得说说那些名目繁多的虫子。其中,最常见是夏虻、小咬、蚊子,大伙戏称它们为吸血“三剑客”,常搅得我们不得安宁。夏虻,飞起来,嗡嗡作响,好像重型轰炸机,这家伙那张嘴,原来是规划用来叮牛马之类大牲口的,像锥子一样。它攻击人的时候也是明目张胆的,呼啸着就向你俯冲过来,毫不商量,上来就是一口,试想,人的皮肉怎么能和牲口比,被叮上与纳鞋底差不多,很快就鼓个包,很快就冒出血,很快中间就留下个明晃晃带血的红点;小咬则是属于小偷小摸形的,体型也就类似夏虻脚掌那么点,在你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顺着头发、循着衣缝就钻了进去,一咬就是一片,奇痒难忍,常会引起连锁的过敏反应;还有那蚊子,都是在早晚出来,成群结队聚成一团,有人调侃说,在北大荒,三个蚊子一盘菜。这有点夸张,但蚊子之多却是名符其实。一次,我们在脸盆里洒上水打上肥皂,在蚊子聚堆的地方来回挥舞,不一会,脸盆里面就沾满了蚊子,黑乎乎的一片,几个回合下来,就凑成一小堆。就这么抓,那蚊子还是成群结队,一点不见少。人们说北大荒的夏季,是“早穿袄午穿纱”,晚间气温与江南比还是相对凉爽,假如没有蚊子的袭扰,本来是可以睡个安稳觉的,这恼人的蚊子。

 在北大荒,整个夏季几乎都是沉浸在农活的忙碌中和虫子的袭扰中,刚刚觉得可以喘口气,不知不觉,夏天已将过去,一个同样忙碌的秋季又来到眼前。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