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悠悠稻花香  

2013-06-06 11:41:25|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悠悠稻花香 - 愚石 - 愚石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歌词大家耳熟能详。其实,北大荒不仅有大豆高粱,也有小麦、苞米、亚麻、水稻等等。
    当年去北大荒,专列奔驰驶过黄河,印象中铁路沿线基本没见有水稻田,到北大荒以后,也是一样。因此,同学们都以为北大荒不能种水稻,给家里写信:“北大荒不种水稻,没有大米饭吃”成了难解的情结。到六连约两年以后,连队才开始种水稻。
    六连西侧是块低洼地,约千亩以上。南面是完达山,北面是雁窝岛,受完达山影响,地势由南往北往西逐步递减。以前,这里是副业排的菜地。后来,完达山下的平原水库落成并开始蓄水,低洼地位于水库下坎,经上级建议,这里也就被开辟为水稻田。北大荒也能种水稻?来自江南的知青,当时都颇觉新鲜、蹊跷,我也在其中。 
    旱田改水田,先要平整土地。新来的朝鲜族水稻技术员金康子,领着人扛着三脚架背着水平观测仪,整天风尘仆仆在地里忙碌,指导“尤特”牵引着刮地机平整土地,将高岗地的土刮向低洼处。随后,农工排从南往北修起干渠,再从干渠引出东西走向的灌渠。平整后的土地上,筑起田埂,阡陌交错,形成状如棋盘,规整方正的稻田。稻田靠灌渠一侧,是一条较深的水沟,灌渠的水,先进入水沟,然后漫向稻田,每块稻田酷似一方超大的砚台。人的想象总是充满美好,但难免会有点一厢情愿。
    稻田平整规划完毕,开始灌水。水库水经抽水机提升送进干渠,汹涌的水流顺着干渠流向灌渠,再流向稻田。规划好的地块看似平整方正,灌水后却一片狼藉,面目全非。黑土构筑的田埂轻而易举就被水渗透冲垮,水深的地方有一米多,人进去可以游泳,没水的地块则晾晒在太阳下。连队只得组织人力重新平整土地,加固田埂。重修后的稻田,形状各种各样,三角形的、多边形的、流线型的,完全根据地形和土地的平整状况来布局,确保田里的水深浅一致是前提条件,颇费一番人力。 
    六连此前以种旱地为主,没有水田作业机械。上级调来十几台插秧机,一种半机械化装置。齐腰高,下面有个托盘,盘前的料槽装秧苗。人站在托盘后,将操纵杆往下一按,借杠杆力将一排稻秧插进泥里,然后,后退一个行距,再继续。样子很像如今办公室用的打孔机。千余亩稻田,仅靠几台插秧机,显然不行。冯连长带领大伙开始人工插秧。起初在稻田两端拉上绳子,作为标志,大家卷起裤腿光脚站在泥水里,左手分秧、右手插,捋着绳子慢慢往后退。熟练后将绳子去掉,虽然,会有点歪斜,但也将就。插秧工作中最糟的是“漂秧”,就是插完的秧苗漂起在水面,严重时就得返工“补秧”。
    插秧时,稻田里的水深没过脚踝。赤日炎炎,人站在泥里干活,深一脚浅一脚。既不能蹲,也不能坐。金康子说,在水田里来回走动会影响“坐秧”,所以,大家腰痠了,只能站在原地直起身,用力往起挺挺,稍作缓和。插秧季节,稻田的水温低,明显有点扎脚,泥水里站立时间一长,脚掌、小腿肚常因冷而抽经,大脚趾紧紧勾起,深深扣进泥里,阵阵剧痛,难以挪步。
    秧苗长到一定高度,就要开始为水稻田除草,老职工称之为“薅草”,就是将草连根拔起,团成一团,然后踩进泥水里。水田除草比旱地麻烦。一者不能用锄头,全靠人工用手薅;二者水田的杂草名目繁多,如今还记得有三棱草、芦苇、水稗草等等,尤其是后者,模样与秧苗差不多,不易辨认。只能凭感觉,植行之外的一律薅去。后来,连队开始喷洒“敌稗”,对水稗草有很好的抑制作用,但其他杂草还是要靠人工“薅”。
    薅草的日子,正是那些叮人的飞虫肆虐猖獗的时候,大家在田埂上燃上一堆草,上面蒙上艾蒿之类的绿草,借以驱虫,但仍免不了遭受虫子袭扰,常因拍打飞虫,在身上留下一个个泥水印。最讨厌的是蚂蟥,记忆中,蚂蟥游动不像鱼类是左右摆动,而是随波浪上下摆动,忽忽悠悠,似幽灵一般。北大荒有两种蚂蟥,一种体形约半尺多长,背有黑绿色条纹,好像身着迷彩服;另一种为深褐色,体型不足两寸,油亮油亮的。前者目标明显,发现时多在叮咬牲口,后者叮人则悄无声息,常常是发现腿上流血不止,才知道被叮咬了,其时,它已逃之夭夭。
    水稻田最美的季节应该是在完成诸项劳作,等待其成熟的时候。此时,稻田里一片绿色,许多不知名的水鸟栖息在渠边的草丛中,从水田的上空贴着秧苗掠过。田里不时响起一声蛙鸣,随之,此起彼伏交汇成一片。虽然,常有蚊子袭扰,夕阳下,还是有人喜欢漫步在稻田边,行走于田埂上。此情此景常使人想起在上海学校下乡劳动时的情景。情景虽然相似,但心境还是深沉了许多。 
    水稻成熟的季节应在八月份左右,基本是人工收割。水稻因为是长在水中,根部比麦子粗,韧性也比麦子好,所以收割水稻,镰刀一定要锋利,口袋里须常备一块油石,以便随时磨刀。也有人突发奇想,将刀口打磨成锯齿形,不过效果并不好。割下的水稻,堆在田埂上或干爽的田里,水稻田无法进马车,只能由人工背出稻田。再运到场院脱粒。
    那年六连是刚起步种水稻,工具缺乏,经验不足,万事开头难,为此大伙倍尝艰辛。连队所种的应该是粳稻,生长期长,日照短,耐寒,口感好。后来到哈尔滨,听说了“五常”大米,回到上海更知晓了“东北大米”,在人们的一片赞誉声中,我更难忘的还是种水稻的那份艰辛。但愿人类的科技进步,能为农业劳动带来更多的福音,使“粒粒皆辛苦”的回忆,不再那么充满艰辛与苦涩。

【原创】悠悠稻花香 - 愚石 - 愚石

 

【原创】悠悠稻花香 - 愚石 - 愚石

 

【原创】悠悠稻花香 - 愚石 - 愚石

  

(所载图片均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