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菜墩情深  

2014-01-17 19:23:29|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菜墩与菜板,应该是同一类东西,至少在用途上是相同的,都是厨房用来切菜的家伙什。如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我想无非,一个是立茬的,大点、厚点,一个是顺茬的,小点、薄点而已。城里人称菜板,显得秀气,北大荒人称菜墩,显得厚实,大多数场合下应该是不分彼此的

  在北大荒的时候,知青回家探亲,通常都会带一些当地的土特产,蘑菇、木耳、黄花菜最常见,野鸡、野山参、狍子皮,以及那沉甸甸的菜墩,也常在其列。

  我锯的一块菜墩,是供连队食堂用的,那是个榆木菜墩,高一尺左右,直径在半米以上。那年,六连一下来了几批知青,食堂就餐的人骤然增加了几,炊事班长大林反映,厨房只有一个菜墩忙不过来了。于是,这年上山伐木,赵副连长就特意关照郭排长,让踅摸找块合适的。菜墩是排长领着我们锯的,送回连队前,还特意在菜墩的外面拧上了两道八号铁丝。我离开连队时,那菜墩还静静蹲在食堂灶台旁,好像还记得,是我将它从完达山里送到了这里,在默默地向我道别。也就是从那时起,每年上山伐木,我几乎都要锯菜墩,少则几块,多则一、二十块。有的是为连队老职工家用的,更多的还是为知青们回家探亲准备的。

  听陈柏峰说,用来做菜墩的树,最好是椴木,榆树稍次之。因为椴树木质细、肉,不易起刺,没有异味,在上面剁馅不掉渣,切菜不留痕。至于水曲柳、核桃楸、黄花松、柞树、白桦、杨树等等,由于木质纤维较硬、较粗,还容易起刺,一般不宜选来做菜墩。红松则有股松油味,也应该排斥在选对象之外。看如今市场上出售的菜墩菜板,材质很杂,我想,应该是选择余地有限的缘故吧。

  能用来锯菜墩的树,还必须树径粗大,截面呈圆形或椭圆形。在完达山的深山老林里,树木种类很多,那些外表面长得七棱八翘不规整的,锯成菜墩放在厨房里自然很不美观,也不符合国人美食美器的念;那些树径小的,如槐树、暴马子、水冬瓜之类,一般不会长得很高大粗壮,锯成菜墩,用来供鞋匠做修理鞋底的砧板还差不多,显然也是不适合选来做菜墩的。

  陈柏峰还说,菜墩锯得好的,表面应该呈弧形,也就是上面有很细微的凸起,四边低中间高,背面有很细微凹进,四边高中间低。他说这样的好处是,上表面凸起不会积水,细微的凸起也不会影响切菜,而且能耐久使用。背面凹进,剁肉馅时不会震手,菜墩放在那里也沉稳,坐的住。感觉他说的很有道理,但实际锯的时候,好像不太容易掌握,而且需要边锯变滚动原木,掌握不好,表面反而变得很不平整。再说,自己独身一个,很少做菜,偶尔起小灶改善伙食,也只需一块木板就够了,即便后来到了哈尔滨,成了家,开始自己下厨,家里人口有限。所以,陈柏峰的说法没有切身体验。想必他的说法,对就餐人员众多的大食堂是很实用的。我们锯菜墩时还是只图两边保持平直,树径与厚度构成比例就行了。 

 菜墩锯下来之后,并不算完工,还需作进一步的加工,一般的做法就是放在大锅里用水煮,直径太大的就在外圈绑上铁丝。这样做是为了避免菜墩随着水分的挥发,从中间裂开。在山里伐木,用来蒸馒头的笼屉锅里,时常装着满满的一锅水,我们就将锯下的菜墩放在里面煮,一次至少可以放进去两块菜墩。在连队,除了食堂,一般的职工家是没有这么大的铁锅的,这也是在山里伐木时锯菜墩的有利条件。煮完的菜墩,拿出来晾干,然后用刨子倒一下棱,去掉多余的老树皮,就可以算成品了。

 每年在山里,为挑选一棵可以做菜墩的树木,就像如今的选美一样,很费时间,好容易选中一棵,就将其伐倒,单独存放在一边。郭排长是个脾气耿直,不善言语的人,他对我们将一棵好端端的原木,锯成一块块菜墩的做法,感觉很不爽,不善掩饰的他,自然也就常将不满意写在了脸上。有时排长似乎又觉得知青千里迢迢,两手空空回家,不捎点北大荒的特色物产有点不尽情理,也碍人情世故所以,有时他对锯菜墩的事,又会表现出视而不见的样子。我能感觉到排长种矛盾的心理,因此,虽然锯菜墩对我来说只是近水楼台,举手之劳的事,但基本都是应别人的请求,为别人准备,没有认真地为自己锯过一块,唯一拿回家的那块,还是别人锯完,不满意丢弃的,一边薄、一边厚,那手艺显还不到家。我拿回家后,父母却很喜欢,郑重其事地放在厨房里使用,而且是相对显眼的位置,逢人问起,就骄傲地说这是大儿子从东北捎回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值钱的金贵物品呢!显然,在老人家的心里,菜墩尽管粗糙,那也是儿子的一份情意,老人相信技艺是可以慢慢提高的。但弟妹们却不买账,戏称其为“一面坡”,如今“一面坡”也已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失了。

  后来,我们锯菜墩换了种方式,在原木归堆码垛时,将几棵可以用来锯菜墩的原木放在表面,锯菜墩时,不是集中在一棵原木上,而是分散在几棵原木上,每棵原木只是在靠近树根的位置锯一块,最多不超过块,这个位置通常都比较粗,与整根原木不太成比例,以后用圆锯破裁方子时,这部分也会被裁去的,我们锯为菜墩也就不会造成太大的材料浪费。由此,因锯菜墩引起的,与排长之间的那点不愉快,也很快就销声匿迹了。

 上山伐木的人员是有限的,必须集中兵力。在伐木现场,工作中人员也必须精力集中,不能分神,相互要保持适当的距离,不能随意到处乱串,否则很容易出危险,被伐倒的树木砸伤。为此,我们锯菜墩,都选在下班收工以后,或下大雪不能出工的日子。 

 在我即将离开六连去哈尔滨的前夕,郭排长为我准备了两个套装在一起的木箱,全部采用榫卯结构,没用一颗钉子,为我准备了一块椴木菜板,约两寸厚、一尺多宽、两尺长。当时,我看着菜板发愣,感觉这个东西自己好像派不上什么用场,想谢绝又不好意思开口。排长似乎猜出了我的心思,笑着说:傻小子,犯什么愣呀?早晚派上用场的!

 快过年了,又想起当年在大山里顶着漫天大雪,为知青哥们锯菜墩的情景,想起那融入在菜墩中的浓浓深情。不由自主,遂写成这段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668)|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