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春天的记忆  

2014-03-29 09:58:16|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晚依旧寒意袭人,踏着此寒意,春天正悄悄走来。公司院内,茶花已含苞欲放,旧日的绿叶烘托着新结的花蕾,簇拥数支初绽的花朵,在微风中轻轻摇曳;冬日里枝疏影瘦的樱花,枝条上胚芽凹凸,星星点点爬满枝头,正孕育着如烟似霞的花季;社区内,香樟、金桂、冬青,枝头已悄悄吐出新芽;唯有路边数棵紫白玉兰,不知含蓄,将硕大的花朵匆匆布满枝头。时断时续的小雨,为这一切披上朦胧的细纱,江南充满诗情画意的春天,呈现于眼前。   

 同样是春天,在北大荒则是另一番景象。寒风挟着冬日的余威,从冰雪覆盖的田野上飞速扫过,依旧是那样凛冽,偶尔有几片枯落的榛叶,在冰雪覆盖的原野上,被寒风戏耍着、追逐着,翻滚着身躯仓卒奔跑。阳历三月份左右,西风、北风、西北风,在不知不觉中,就悄悄地掉转了风向,变为东风、南风、东南风,呜——、呜——地低吼,从完达山脉方向朝着雁窝岛呼啸而来,没有丝毫的柔情蜜意,好像在崇山峻岭中困顿已久的野马,挣脱羁绊、扬蹄狂奔,无所顾忌。

  北大荒春季的风,非常守时,像训练有素,恪守纪律的士兵。每天用完早餐出工时,风就来了,一阵紧似一阵,到太阳落山收工前,戛然而止,晚间几乎没有风。在季风的吹动下,田野露出了黑土,路边显出了枯草。原野被融化的冰雪滋润了,又被呼啸的春风吹干。拖拉机牵引着农机耙、耮平整完土地,又牵引着播种机播种小麦。季风将拖拉机整地、播种扬起的尘土吹送到很高很远,遮天蔽日,远看恰似硝烟弥漫的战场,透过灰蒙蒙的尘土,太阳仅露出橙红色脸盘。

 北大荒春季的风,非常有力,一阵紧似一阵,能将烟囱下正在炉膛里燃烧的柴草,顺着烟道抽出,在烟囱口喷出闪亮的火星。刮风的季节,居住草房的职工,只能禁用烟火,改在食堂用餐;制砖班的草棚,在风的晃动下,不断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被掀翻,细碎的草屑,随着响声纷纷扬扬飘落,未及落地,在半空中又被风儿急速卷走;草屋的苫房草,常被连根掀去,露出房顶的木板,好似得了“斑秃”,人们只得用树干、板皮排压在房顶上。

 北大荒春季的风,风速很快,人们本不滋润的皮肤在它的吹拂下,变得粗糙,干裂,布满细碎皲裂的伤口,身上满是汗溻湿后沾粘的尘土。为了躲避风沙,这个季节北大荒人的装束也与江南大不相同,男的都爱剃个光头,戴个军帽,不管男女都会备上一根纱巾,将脖领甚至整个脑袋包裹起来。当纱巾不慎失手,不等落地,季风就会将它迅速夺走,瞬间刮送到很远。老李家的“黑花”是条猛犬,那天为了追逐老李被风卷走的纱巾,跑的气喘吁吁,半路几次欲将放弃,回头看,无奈老李还在挥手驱使,等扑住纱巾叼回老李的身边,那纱巾已被口涎弄得精湿。

 终于有一天,季风忽然间不知了去向。广阔的田野已被春播的小麦铺上一层新绿,路边的枯草丛中,布满星星点点不知名的小黄花,向路人频频点头。天气也渐渐开始变暖,北归的大雁从蓝天上掠过,整齐的雁阵唱着咿呀、咿呀的歌。

伴随春天而来的,在江南是绵绵的细雨,盎然的生机;在北大荒则是豪放的季风,白雪、沃野和黑土。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春景,给人留下不同的记忆。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春景,也养成了人们不同的习俗、不同的秉性。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