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搞水利”的记忆(2)  

2015-02-09 13:02:15|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六连种水稻以后,“搞水利”基本都与水稻田有关。

 种水稻比种大田作物麻烦。开春修整灌渠、插秧前给稻田灌水、生长期为稻田拔草、收割前为稻田撤水,等等。这修整灌渠和稻田灌水,应该属于“搞水利”的范畴。

 那年给稻田灌水,我们班负责在主干渠上巡视,以便及时发现溃堤跑水及时抢修。平日,我们去水库大坝下脱坯,来回都要经过这里,对干渠的情况比较熟悉,这或许是冯连长将任务派给我们班的原因。

 主干渠由南向北,全长数百米,前段20米是花岗岩垒砌的引渠,后面则是土垒的水渠。渠宽约1米。两侧渠堤截面成不等腰梯形,里侧坡稍长,堤顶宽度仅容一人通过。当年筑渠时,先用开沟犁在地上豁开一条沟,然后在沟两侧筑堤。所以,干渠的渠床,前段在地平面以上,后段有三分之一在地平面以下。水库的水先进入干渠,再分流到支渠,由支渠再漫入稻田。

 干渠从引渠下来,先要经过一段约二三十米宽的荒地,据说,这是为保护水库大堤而特设的“禁耕区”。下达任务时,冯连长特别提醒我们:开春修整灌渠时,这段灌渠没来得及修整,而且多为黑土构筑的渠堤,经不住水泡,巡视时要多加留心。

来到主干渠,全班沿干渠散开。连长所指的那段干渠,芦苇蒿草茂密,印证了连长所说。小严和老王也说,以前路过此地,曾见过一只大耗子。耗子洞是导致干渠溃堤跑水的重要原因。小严、老李等几个有经验、手脚利落的人,被安排在此附近,以便相互照应。

大堤的方向传来水泵的轰鸣声,开始放水了。大家警惕地巡视渠堤的两侧。约20分钟左右,我听见老王在喊叫:坏了、坏了!我、小严以及附近的几个战士跑了过去,顺着老王手指的方向,堤外四五米处,地面正咕咕泛着水花,“跑水了!” 时间这么短,距堤又那么远,这耗子的个头显然不小。

我们转身在渠里面来回寻找跑水的漩涡,正当大家低头忙乎,只听老李一声怒喝:好你个坏蛋!只见前面草丛里钻出一只大耗子,说时迟那时快,几把铁锹几乎同时掷了过去,耗子的结局无须细说,而此时我们脚下的渠堤几乎在同时突然也瘫软下去,像踩在豆腐上一样,大家猝不及防,有的跌入泥水中,有的趴在渠堤上,水渠被冲开一米见宽的缺口,水流汹涌而出。

小严和老李眼疾手快,迅速将各自的铁锹插在缺口中间,回头招呼:快去抱几个塔头墩子来!沉重的塔头墩子连土一起被填进缺口,在铁锹的阻挡下,稳稳坐住,水流稍稍变缓。随后,哥几个在水渠外七八米处取土,远远快速地抛向缺口,很快堆起厚厚的一层,溃堤的水被堵住了。为了确保稳妥,我们又到附近的脱坯工地搬来七八块土坯,贴在水渠的内侧。修复后的水渠,远远看去,好像长了个肿瘤。幸亏冯连长事前提醒,使我们心里有所准备;也幸亏水渠是刚开始放水,水流尚不湍急,否则,事情恐怕就不会那么简单,哥几个至少也得搅成个泥猴。

此事至今仍记忆犹新,不仅仅是因为那次紧张的抢险场面,如此劳动场面在“搞水利”中司空见惯。主要还是事后冯连长的表扬。他表扬我们班:面对突发情况,反应敏捷,动作快,拉得出,打得响。显然,他将我们班视为了一个整体,并没有剔除班里那几个所谓“有问题”的人。连长表扬时,那几位脸上因荣誉而泛起的光彩,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使我意识到:人都有自尊和荣誉感,无论其地位有多么卑微,无论其劳动的付出是多么微不足道。正常的劳动付出理应得到尊重,不应该存在差别,这既是对劳动的尊重,也是对人的尊重,谁都无权剥夺、无权鄙视。此事深深印刻在我的心中,伴随着我此后的人生,不能忘记。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