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大柞树  

2015-03-19 18:09:29|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大柞树 - 愚石 - 愚石

(图片转载自网络)

      

       “大柞树”是一个地名。完达山蜿蜒起伏,山的北麓一条公路沿山脚下由西向东,“大柞树”就位于完达山面朝“雁窝岛”的公路旁。这是个觇标式的地名,周边除了沟崖、野径、荒草、榛林外,既无人家也无田垄,荒野中,一棵柞树引人注目,是为没有文字的标记。

  我们到北大荒之初,这里是个“丁”字形的三岔路口。沿公路往西三四华里是“大和镇”,有着上百户的人家,再往西,翻过小青山隘口是21团的团部;往东三四华里是“东开团”,当地人也称之为“东开屯”,是一个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再往东是21团1营营部及下辖的二连﹑副业连﹑工程连;一条岔道由此折向北,通往1营一连、六连,再往北就是闻名遐迩的“雁窝岛”。当年,我们的知青车队就是由这里向北,驶向1营六连,并由此翻开我们“屯垦戍边”生活的扉页。

 大约在我们到达北大荒的一年后,完达山里又新修了一条公路。据说,是在飞机航测时,发现莽莽群山中,断断续续似有条公路,实地勘察确认是日伪时期遗留下来的“烂尾路”,经修整、连接、贯通后,东面通往边境线上的“五林洞”,西面连接“大柞树”,这里遂成了“之”字形的四岔路口。

 “大柞树”西侧的“大和镇”,带有明显的“大和民族”的印记,当年日本侵略者曾图谋开发北大荒,以求长期占领中国东北,“大和镇”就是其移民居住点。东侧的“东开团”,当年曾驻扎过准备向东开拔的日本关东军旅团,村名也是由此而来。至于“大柞树”这个地名又是始于何时呢?满清时期、日伪时期、还是王震将军率领铁道兵开发“雁窝岛”的时期?至今尚未见到过相关的文字记载,或许是此处地理位置偏僻,相关人员还未及进行考证。

 那年伐木,我们借住在“东开团”。笔者房东的邻居是位须发银白、识文断字的“老关东”,闲唠中他说,北大荒虽然土地肥沃,但地势偏僻,气候寒冷,交通闭塞,人迹罕至,自满清上溯,多为充军流放服苦役的去处。有关“大柞树”,他说,此地原先就有棵柞树,比现在的要高大,眼前的只能算是它的儿孙辈。当年这里没有公路,只有山边的崎岖小路,当地住户外出打猎、采摘,习惯以环境中的特殊物证为标记,以识辨方向,“大柞树”的称谓应该是那时由老辈人流传下来的。老人家所言,想必也是由其父辈口耳相传而来,初步道出“大柞树”身世的端倪。先有柞树后有地名,时间一长也就约定俗成了。老百姓的事原本就是这样简单朴实,水到渠成,此后随着时间的流逝,又被深深浅浅,慢慢地镌刻上岁月的痕迹。

 记得当年在六连曾有过议论,说要隐去兵团连队的序列,仿照当地风俗,为连队取一个通俗响亮的名字,当时大伙就开玩笑说, 六连地处“雁窝岛”边,位置不好,怎么改也离不开“窝边”、“窝门”|“窝坎”,不里不外的,此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四十余年后,有六连的战友重返北大荒,却发现当地的许多地名已经更改,包括:大和镇和东开团,惟独“大柞树”依旧继续沿用着它以前的名称。

“大柞树”是个交通要道,在北大荒的日子里,笔者每年伐木、交粮、开会、探亲、……,都要从这里经过。这里地势南高北低,南面的完达山层峦叠嶂、巍峨挺拔,北面的农田,广袤平展、微微向南倾斜。站在山脚的公路上,向北眺望,可以看见田间阡陌交错,河汊隐约,景色四季各异。

 冬季,山上山下一片银白,南面的银白中点缀着松柏和红叶,“东方红”拉着满载原木的大爬犁从莽莽群山里钻出,成队交粮的马车从公路上扬鞭驶过;北面的银白衬托着褐黄的秸秆和袅袅的炊烟,天边不时有猎人的雪橇从雪野上掠过。

 春季,南面的大山依旧保持着冬季的静默,仿佛正在沉睡中酝酿春天的梦;北面的农田则在春风的吹拂下,茫茫雪野开始露出斑驳的黑土,“东方红”开始整地,发出一阵阵轰鸣,北归的大雁“咿呀,咿呀”地互相召唤着从蓝天上飞过。

 夏季,南面的大山披戴上浓妆,苍翠欲滴,层层叠叠的浓绿间,不时露出嶙峋的山石,好像在展示其刚健的体魄;北面的沃野则翻起层层金色的麦浪,联合收割机犹如战舰,乘风破浪驰骋于麦海中,满仓的汽笛在丰收的海洋上回响。

 秋季,南面大山的浓绿开始悄悄褪去,换上秋日的盛装,红叶的阵势不断壮大,那些告别绿色的树叶也逐渐转为枯黄,循着生命的轨迹开始岁月的轮回;北面的田野则呈现大片的青纱帐,迎着秋风沙、沙作响,再次洋溢起丰收的喜悦。

 “大柞树”名不见经传,但它见证了当年垦荒者屯垦戍边的足迹,同时为后世留下许多难以忘却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