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愚石

并非大智若愚,只是有点执著;并非通天宝玉,只是不善变通。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上海市控江中学68届初中生,69年4月到黑龙江钢字304信箱(三师二十一团一营六连)。74年去哈尔滨读书、工作,95年返回上海。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重返“八五三”  

2018-06-26 16:26:12|  分类: 北大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五三”,即黑龙江建设兵团三师21团。当年,王震将军率铁道兵转业官兵开发北大荒,按序列,8503部队开垦的农场称为八五零三农场,简称“八五三”。1968年6月,组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编为三师21团。

屈指算来,笔者离开“八五三”至今已有四十年,心里有个情结,总想有机会能回农场看看,却一直未能如愿。最初,在哈尔滨上学每年有寒暑假,应该有时间,来自兵团的同学去相关部门咨询告知:须持有当地户籍并开具“边通讯证能前往。想到当时中苏边境的紧张形势,当年从兵团沪探亲时的繁琐手续,也就敢强求不过,很多年后听说,有些人并没履行那些手续也成行了或许是我们那位同学误解了相关规定,也或许规定本是活的而是我们过于拘泥于规则限定的条款了。现在谈起,这已是很多年前的事。后笔者进了工厂,再后来又调回上海,工作缠身,就更难得闲。2016年秋笔者退休赋闲在家由微信数位当年的北大荒战友相约要重返“八五三”,喜出望外,欣然报名加入

我们由上海乘飞机到青岛,再转机到佳木斯,佳木斯是原生产建设兵团司令部的所在地,距离双鸭山不远。兵团撤销后,“八五三”行政管辖划归双鸭山。我们与在此等候的双鸭山战友关绛丁宝文等人会合,稍憩一日“八五三”。车在通往饶河的公路上奔驰,关绛接着一个电话,原来六连的老职工得知我们要兴奋地互相转告,并让自己的儿女们已经在“八五三”的界碑处等候。车前行不久,远远就见前方簇拥着在路旁的欢迎一股难以言表的暖流蓦然涌上大家的心头

眼前是一群精力旺盛体魄健壮的中青年人,虽然,当年在六连天天见面,笔者去老职工家走访,或是在路上相遇,随时都能听见他们欢快的招呼声,有称叔叔,也有大哥,当然介于与其父辈的关系,称呼为多笔者也能轻而易举分哪个是那家的!而眼下,笔者心里一片茫然,真子午卯酉谁是谁来不知何感觉想到贺知章的诗句: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流逝是在悄无声息它带给人的困惑却是如此地突如其来。此时,刘公胜的闺女提出个好主意:不管以如何称呼,现在改称!这样既消除了我们他们的窘迫也免去了他们间的尴尬。再说当年下乡时我们的年龄比他们大点有限很多生活上的琐事尚不能自理,全仰仗着六连老职工的关心与照顾。

目前八五三已推行城镇化管理,原基层生产连队的居民都集中到场部或分场部居住,这里居住着很多当年的六连的老职工,郭曰智、陈柏峰、翁景昌、杨宝森、严永泉、陈德普、刘公胜、刘荣贵等,以及后期由农场中学毕业分配到连队工作的学生,当晚,他们为欢迎我们的到来,特意举办了盛大的宴会,那些当年的老职工子女还举行了精彩的文艺演出。北大荒人的淳朴和真情令人心动难忘。席间交谈中得知,农场频繁有当年的知青回访,重游故地,前不久,就有一营几个连队的知青组团回访,知青的回访,毫不例外每次都收到老职工的热情接待,不仅体现了北大荒人的淳朴和真情,也印证了知青与北大荒难以割舍的友情。

“八五三”场部的变化巨大。当年场部仅场部招待所是幢砖瓦结构的楼房,其余,包括场部机关在内,少数是砖柱瓦顶的土坯房,大都则是砖柱土墙的草房。实行城镇化管理后,人口迅速增加,居民住宅也有了改善。场部原有条贯通南北的主干道,由砂石铺成,现在砂石路改成了宽敞平整水泥路,另外还增添了数条东西走向的横道,居民区被分隔在横马路的左右。十字路口还设有交通管制的红绿灯。主干道两侧商店林立,绿树成荫,人流熙攘。商店后面的山坡上,是鳞次栉比的居民住宅,数栋小楼穿插其中。道北端东侧,小青山隘口处,新建了一个“八五三长途客运站”,可直达省会哈尔滨。记得当年,我们回沪探亲,都是由连队搭便车(马车或货车)到场部,然后再转乘长途班车去“迎春”火车站转车,探亲过程,费时、费力、费神,回到上海犹如生了一场大病,而且,探亲时间不长又得匆匆赶回。

场部还建有一大两小三个广场,广场周围绿树环绕,这里是人们休憩娱乐的场所。那天晚宴后,我们在郭曰智、刘公胜两人闺女的陪同下大致走了一圈,广场上活动的人有数百之多,有练佳木斯健身操的,也有跳交谊舞和广场舞的,音乐轰鸣、悠扬、激荡,人气之旺一点不亚于上海。在人群中,我看见了小严(严永泉),他也是晚宴后来到这里的。应该已是年逾古稀的他,依然精神矍铄,兴趣盎然,随着音乐翩翩起舞,他对我说:“步子有点跟不上了。”望着他的笑容以及随音乐舞动的脚步,我想:这大概就是北大荒人对待生活的态度,是北大荒精神风采的一个缩影吧。令人敬佩、振奋且向往。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